富贵饕家——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席绢 > 富贵饕家 >
更多

6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姑妈,以下是我的月志重点条列(不要再给我退件了啦!

报告一:目前担任阙东辰和人厨师已满一个月,服务期间,雇主非常满意。

报告二:「满意」二字,绝无夸张,因为在这段期间,凡有幸与阙大少共进午餮的人(例徐表哥、徐表弟、阙堂妹),都一致希望能再次与

阙大少共进午赛,常常有不请自来的情况,将准备不多的食物搜刮一空(包括我的那一份)。

报告三:因为常常有不速午赛食客出现,所以在没有多准备的情况下,我的午餐只好变成别人的午餐(虽然上一点有括号提一下,但我觉得有必要在这里再强调一次!)。两次向阙大少建议下次可否多准备一些食材以防万一,都被否决,令人百思不解…

…莫非他觉得让我饿肚子是不错的主意?

结论:我遇到恶雇主了…吗?

好了,列完,这样可以吗?姑妈。

老实说阙大少虽然用不太光彩的手段让我签下一年的约,不过他至少是一个不难服侍的雇主,我煮的食物甚少被退货,真是不容易啊,他可是个超级桃别的人呢!想来也真是安慰,这算是对我的肯定与草重吧!

姑妈,我的手艺被肯定了耶,妳一定要帮我加分哦,之前已经被扣太多分了,为了我未来竞争奉主之路的顺畅,妳千万别忘了加分啊。

说到这里,姑妈,问妳一下,我是不是真的长得很没有存在感啊?像徐家表哥表弟、阙家堂妹等人,我以前在阙家服务时都见过啊,也为他们煮过饭,为什么再次见到时,他们、竟然认不出我?还是得经由阙大少介绍了,他们才恍然大悟的认出来。好吧!说算对人没印象,对食物总该有印象吧?亏他们还自认为美食家呢,既然是美食家,为什么对塞本的味道分辨不出来?明明每个厨师煮出来的食物都不一样啊。好奇怪哦!是他们有问题,还是我有问题?虽然字数已经过五百字了,不过我还是要问一下:姑妈,我煮的食物有什么问题吗?在做了十几年菜、当了四年多专业厨师的现在,才问起这个问题,会不会有点奇怪?

回复讯息

审阅人:奉姑妈

审阅日期:2008/08/13

月志注记:虽然还是不合规范,但这次不退件,用以鼓励,希望妳渐入佳境。

即使是重点条列,也没有人能够做到如此「别出心我」的地步,对于妳的作文能力,本姑妈已经不想再提。唯一的要求就是妳能把事情说清楚即可。

很高兴听到妳在阙先生身边工作顺利。自从妳开始打零工以来,字里行间总是充满了颠沛流离的情绪,让人看了很想扁妳。总算妳现在有比较稳定的工作,于公于私,本姑妈都为妳感到、高兴。还有,虽然咱们是一家人,多多少少本姑妈在评分时会带着点和心,不过妳这样公然挟和要求加分的行为,仍然不可取。要知道妳的月志报告只要上缴,就会制成档案,虽然奉主不一定每个月都看妳们写的月志,但要是哪天给他突然无聊的决定去看妳们写的月志,更不幸的抽看到妳的,那妳这样写,叫我一张脸往哪儿搁?所以妳以后给我谨慎一点,知道吗?

为了惩罚妳公然要求加分的不当行为,本来打算给妳打九分的,现在只好打六分以兹警告。(不许哀叫,不许上诉。〉

这次没听到妳批评阙先生的胃以及瘦成骷髅状的外表,可见妳的工作成绩是很理想的。继续持续下去吧,如果你们合作愉快的话,那么他极有可能成为妳五年役期的重要评分者,所以妳最好跟他保持良好的关系,他才是能帮助妳竞争奉主之位的有力人士。以妳的脑袋,本姑妈有理由相信妳完全没有想到这一点,现在提点妳了,如果妳不是太笨的话,相信一定知道该怎么做。

「什么叫我会知道该怎么做,只要我不太笨的话?」

抱怨。接着还是继续抱怨:「虽然是鼓励人的话,为什么我会觉得自己被骂了呢?」看完姑妈的回信已经好几个小时了,奉姁发现自己没办法高兴起来,即使这次好不容易没有被退件,不必再抓耳挠腮的苦思如何补交月志作业,但这样也不能让她感到好过一点。

「虽然觉得不可能,但是我怎么老有一种姑妈在看好戏的感觉?」叹了口气,将泡好的白米倒入电子锅中,开始煮饭。「姑妈也真是的,写了那么多字,居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我相心知道的是自己煮的饭有什么问题啊。身为我的监督指导员,这是她基本的工作不是吗?光在一边看好戏,也不怕我告她一个玩忽职守的罪名…

…唉,谁叫我们是亲戚呢,只好戚戚相护了……」

对一个专业厨师而言,这间三坪大的厨房显得局促克难,但并不妨碍她工作。毕竟不管怎么说,能在这个地方造出一间厨房,实在已经算是件了不起的事了。

谁会想到这幢位于市中心、造型新颖豪华的商业大楼的高级主管办公室里,会辟有一间迷你厨房呢?

现在是上午十一点。老板出门去,虽然没有说中午一定回来,但既然没有特地交待不回来,那么她当然得把午餐准备好。而且还多煮了一杯米,怕的是到时又来一名不快餐客,造成米饭不够吃的情况,身为专业厨师,可见不得这种情况发生。

在她职业教育中,所谓合格厨师,可不仅仅是能做出令食客满意的食物就可以了,还有对不同食客口味与食量的拿捏、从每一次用餐完的餐桌上看出下一次该如何为食客准备更适口的菜色等等,不必食用者交待,将服务做到尽善尽美,让食客在不知不觉中吃得心满意足,却又看不出被刻意讨好的痕迹…

她在奉氏主家学艺十年,前五年学的是基本功,对世界各国美食料理有基本的认识之后,接着后五年选科选特色,找出合适自己的方向去深

壮泛。

然后,她变成今天这样的一名厨师―别人口中没有个人特色的厨师。

将两颗大西红柿洗好,去蒂,滑了个十字刀口,接来一盆热水,将西红柿放入其中滚了一会儿,捞起,很顺利的将皮给去掉。

「这是中午的餐后水果吗?」一道声音从身后传来。奉姁转身看过去,才发现与休息室相连的门板不知何时打开了,而最近养得不错的阙大少,显得玉树临风的半靠在门框上,表情淡淡的看着流理台上的食材。

没想到他会这么早回来,还没中午啊。

阙大少对西红柿没有什么好感,事实上,他能接受的水果种类很有限,要水份多、要甜、要脆,拒绝一切软趴趴的东西。而西红柿这种表皮咬不散、难以消化、本身不甜的东西要是出现在他的餐盘上,他通常视之为摆饰。

「不是的,这是晚上煮罗宋汤的材料,我正在备料。」她对他微微一笑。这间厨房很小,容纳她一个人刚刚好,要是再多一个人进来的话就挤了。所以他就站在门口看着,而她也没有邀请。

发现阙大少的眼睛还在看着流理台上的西红柿,她说明道:

「这种品种的西红柿不是用来当水果吃的,通常用于料理。我买了小番茄,如果你感兴趣的话,可以试试我新做的梅渍西红柿,我早上做好了,正冰镇着。」

知道阙大少不感兴趣,所以也只是随口说说,省得中午要是一同用餐时,被看到她餐盘里多了一道美味可口又开胃的好料,会不好意思。本来阙大少确实不感兴趣,毕竟他一听到「西红柿」两字就兴致缺缺,不过对于一个出门跑了一早上,跟客户攻防了一个小时,导致肚子提早大唱空城计的人而言,眼下若有什么食物可稍稍值一一下胃袋,都不会轻易拒绝。尤其―

他瞄了下刚下锅的电子锅,上头的液晶面版显示还要等三十分钟米饭才会煮好。所以他思考了一下,在奉姁掩不住的错愕目光下点头:

「好的,麻烦给我来一点。」

「啊」专业的表情不小心龟裂,露出傻傻的本质。他真的要吃哦?

吃那个他一点也不喜欢的西红柿?

「有问题吗?」本来该转身回休息室的餐桌等待的阙东辰,见她这副样子,竟是不走了,扬了扬眉,好整以暇地问。

「那……个,有点甜。其实算是一道甜品哦。」她对这个不爱吃甜食的男人强调。

「多谢说明,我知道了。」他正经八百的点头。

「而且,梅子与西红柿的组合,有酸度,男性可能比较不喜欢。」老实说,梅渍西红柿是为自己做的…虽然报的是公费、用的是阙大少的钱…

「有点酸,我明白了。」他再度点头。心中隐隐明白他这位专属厨师压根儿没打算让那道梅渍西红柿进入他的胃袋,也就是说,她是做给自己吃的。

他就站在那儿等着,没有多余的表情。奉姁只好乖乖的洗净手,取出一只精致的水晶盘与银质细签,然后把冰箱里那盆她最近的新宠―梅渍

西红柿给端出来。套上手套,将红艳的西红柿串在银色的细签上,视觉上真是可口美味,因为有老板在后头盯着,她不敢像平常那样随意的丢几个入口,只好馋得暗自吞口水。摆好了四串在水晶盘上后,她脱下透明手套,捧了过去。

「请用。」他还是站在门口,挡了她的路,没有给她服务到餐桌的机会,只好直接递给他。

「谢谢。」他点点头,没有走开的打算,竟就站在门口直接吃了起来。一边漫不经心的拿起一串西红柿吃、一边问道:「中午吃什么?」

「咖哩饭。」她乖乖回应。

「没闻到味道,妳还没开始煮吗?」她煮的咖哩相当对他的味,但两人都知道他的胃不好,不能常常吃,所以至今她也只煮过两次。

「我昨天晚上就煮好了,现在整锅放在地下二楼的员工餐厅那里温着,毕竟味道太重了,放在这里会传到你的办公室,这样不好。」

「嗯,妳设想得很周到。」他倒是没想到这一点。「咖哩要煮很久吗?」

「对,咖哩现煮的不好吃,要熬放上一段时间才能入味。」

他点点头,将吃得一空的水晶盘子递回给她,对她点点头道:「做得不错,中午再给我一盘吧。」

「啊?还要?不会吧!」

「有问题?」他问。

「没有。」垂首,语气乖顺。

「那就好,妳忙吧。」终于转身离去,没让奉姁看见他微勾的唇角带着点顽皮的笑意。

两人相处至今快两个月,始终保持着严谨的主雇关系,谁也没想到要打破,不过……打破了也无妨,日子倒是过得有趣多了。

对于自己的神机妙算,奉姁感到很自豪。虽然每次跟阙东辰谈过要多煮午餐份量的事,都被否决,但奉姁从来不以为阙东辰不肯招待外客用餐的决心可以得到彻底的执行。所谓狭路相逢勇者胜,那么,关于午餐上的过招,自然是厚脸皮的那一方会得到压倒性的胜利。你没人家厚脸皮,就得认。

这是阙飞骏第四次不请自来。

身为海外事业部的经理,阙飞骏常常在台湾以外的地方飞来飞去,「天阙总部」里虽然有他的专属办公室,但却没见他进出过几次,他个人

常驻的地方是香港。

这两个月来,阙飞骏只进过总部五次,而当他发现大哥竟然有专属厨师之后,便次次不请自来的过来吃午餐。所以说,「四次」这个数字听起来像是不多,但这已经可以算是他人在总部的所有数字了。所以他的叨扰,才会这么令阙东辰不悦。

「我觉得还没饱,麻烦再添一盘,牛肉多一点,谢谢。」阙飞骏第三次将盘子递给奉姁,顺便奉上一抹英俊迷人的微笑。

奉姁点头,神态一如当初在阙家服务时的样子:「请稍等。」说完,转身回厨房。只要阙大少的午餐没有不快餐客的话,通常都是奉姁陪着大少一同在休息室用餐。不过,一旦有客人的话,那她的用餐地点便是小厨房角落的小餐台,然后随时静候召唤。

还好今天煮的是咖哩饭,还好她多煮了一杯米,不然还真不够吃呢。

「请慢用。」在端出二少食物的同时,她也把饭后水果给端出来了。

二少的水果是日本进口的水蜜桃半颗,被她仔细切片;大少的水果是今天早上现采来的甜柿,四分之一,她切成适口的方块状,以及两串梅渍番茄。

「咦,这是什么?串成小丸子,真可爱。」二少顺手从大哥的盘子中拿过一串,忍不住吃进嘴里。美食家的毛病再度复发:「啊,这是去皮的西红柿!用梅子汁腌渍的,带着点乌梅的微焦味,与西红柿的酸味融合得恰到好处,不会过甜,真是清爽。我在日本也吃过这种东西,不过妳做得比较符合我们台湾人的口味,日本人比较重视咸味。还有没有?」

「还有一些。」心中虽然垂泪,但脸上全无表情。

「那麻烦妳给我装一罐,我外带。对了,就不用串成一串了,占空间。」等一下他就要离开公司了,这个要求很合理。

「……好的。请稍等。」默默退下。阙东辰目送奉姁的身影消失在小门后面。

「哥,你看什么?」夹了一口牛肉吃进嘴里,很享受的半瞇着眼咀嚼着。

「你怎么突然对腌渍品感兴趣了?」阙东辰将身前吃净的盘子推开,将水果盘挪过来,喝完水,开始用起水果。

「我对任何类型的食物都来者不拒,只要好吃。」

「秋女士手艺不错,可以委托她多做一些让你明天带去香港。」

「嗯,倒也不必了,香港那边未必没有。」两三口将饭吃完,将一旁的白开水喝完,净了净嘴里的味道后,也接着享用起水果。

「既然如此,你又何必从奉女士这边打包?」

阙二少扬了扬眉,看了眼兄长,眼中闪过一丝好笑的情绪。

「哥,奉女士现在是你的专属厨师,想吃什么她都能随时做给你,你就别计较我即将带走的那一点了吧。别跟我说你这个从来不吃零食的人,

突然决定在三餐之外,吃起这些杂七杂八的东西了,弟弟我会感到很惊吓的。」

「胡说什么。」淡淡斥了声,不再多言,吃他的水果。

「不过,话说回来,以前倒没发现,奉女士跟其它厨师都不同。」

阙东辰看了他一眼,不语。

「她的不同在于…

没特色。虽然好像有点用词不当,不过真奇怪,我真的只有这种感觉。她能做出让人忍不住一吃再吃的食物,却又不觉得她煮的东西美味到令人趋之若骛的地步。我没有办法将她煮的食物定位。」

阙东辰听了后,淡淡一笑,仍然没接话

「哥,你说呢?」

「我没什么好说的用……你是美食家,我不是。请慢用。」说完,起身。」他已经用完餐了,刷牙休息去也。

进入洗手间的阙东辰当然没看见自家弟弟对他背影撇了撇嘴的表情。那神情分明在说:「对,你不是美食家,你是全世界挑食之最的阙刁!」

奉姁与阙东辰签下的专属厨师合约为期一年。她以为这一年会过得很平淡,没有什么波浪,也不会有任何事打扰到她宅女的生活,让她的生活从此充满阳光充满热闹,在柴米油盐之外的天空多采多姿起来。毕竟,谁会想到事情会从一罐梅渍西红柿开始引发出来,然后她的人生

从此变得热闹无比。真是太离谱了,就算是作梦也梦不到啊。

事情是这样的,阙二少拎着梅渍西红柿回家时,于晚餐时跟久违的家人提起兄长专属厨师的事。他的父母原本就知道大儿子拥有私人厨师的事,就在阙东辰的健康情况大拉警报之时,阙家老爷夫人早已打算物色一名优质营食师随侍阙大少身边,为他做各种食疗。虽然阙家大少不承认自己有厌食症的事实,但除了他个人以外,所有人都知道阙东辰确实已经算是一名厌食症的患者了。所以当他提出要搬出去住时,家里没人反对,只要有利于他的健康的,家人都支持。

当然,阙家人更知道了那名专属厨师正是前任服务于阙家的奉女士。

既然是相熟的人,自是无须做什么身家调查,全然放心。而且这两个月以来,见着大儿子原本骷髅状的外表渐渐长出肉来,就知道奉女士料理出的食物是符合阙东辰口味的,松下一口气之余,便再也没对这方面表示出关注。阙家人对美食是相当追求的,就算是生性挑剔,也在合理的范围内。所以他们不能理解阙东辰为什么独独能接受奉姁的厨艺,却对各式世界名厨的作品全然无视。对他们而言,美食就是美食,创作到一个高标的水平之后,由哪一个手艺绝佳的名厨煮出来,并没有太大的差别。

然而,简单的一罐梅渍西红柿,却改变了阙家人的想法。

很巧合的,当夜的开胃菜里,每个人的盘子里有两三颗装饰用的梅渍西红柿,阙二少吃了之后,忍不住将他从奉姁那边搜刮来的那罐也贡献出来给家人尝味比较一番。

阙家人天生拥有比别人更敏锐的味觉,相同美味的东西,仍能区分出等级上的不同。阙家家长吃完之后,细品了良久,笑道:「虽然相同的有甜、有酸、有咸,但奉女士做的,就是能让人感到爽口,每一种味道都调和得恰如其分。」

阙夫人点点头,又叉了一颗吃进口。「总觉得吃不够。即使是东辰这种挑食不吃零嘴的人,也会忍不住多吃几口吧?」

阙二少回想了一下,摇头道:

「我倒没看到哥有什么反应,不知道他是否爱吃。老实说,能看到他愿意吃东西,并且把他眼前的那份餐吃完,我就觉得奉女士非常了不起了。」

「是啊,但愿奉女士能把东辰的厌食症给彻底治好。」阙夫人叹口气。

「嗯,虽然记得奉女士的厨艺相当好,不过倒也一时想不出她的拿手菜是什么、做的口味特色为何,应该找机会去东辰那边用午餐,妳觉得

呢?」阙家大家长微笑着询问夫人。

夫人很快同意:「我也正是这么想呢。」

「如果你们要去用午餐,最好提前告知奉女士。」阙二少建议。

「跟东辰说一声不就好了?」阙夫人不解二儿子为什么会有如此奇怪的提议。

「我觉得大哥不太喜欢别人打扰他用餐,如果你跟他说要去吃,被他拒绝的机会非常大。」二少笑了笑,把他今天的情况说明了一下:「今天我跟大哥说要跟他一同用餐,他居然说没多准备我的份,直接吩咐助理帮我叫外卖。幸好我是先闻到餐厅那边香味逼人的咖哩味,确定那锅好料是奉女士寄放的之后,才上去赠饭成功,不然就只能眼巴巴看着他吃奉女士的料理,而我被晾在一旁吃便当了。」

「是这样吗?」阙家大家长这下子更感兴趣了。是什么原因让大儿子坚持独食,不与任何人分一早?这与他的性格全然不符合啊!

「是的。我的观察是这样的。至于正不正确,就有待父亲母亲大人去考核了。」

「那就更该去了。」阙夫人失笑,瞪了二儿子一眼,道:「瞧被你说的,害得我们都忍不住想要马上跑到公司吃奉女士的料理了。」

「反正听我的忠告准没错:要去之前,先通知奉女士。她一定会准备好妥当的份量,不会让人饿肚子的。如果跟哥讲的话,会有什么样的结

果,我可不敢保证。」

一家三口谈完这个话题之后,继续安静用餐,没有发现阙家现任主厨的一双美目正牢牢盯着餐桌上那罐梅渍西红柿不放,心中若有所思。

奉家……是吗?

奉家,是厨艺界曾经登峰造极过的家族。然而除非是资深且通晓厨界历史的人士,一般厨师是没听过奉家这个名头的,因为极其低调是奉家的特色。奉家发迹于明末清初,自有一套传承方式,族内子弟以追求厨艺为先,不图扬名。虽然徒子徒孙遍布高官巨贾的厨房,却也从不张扬,默默的在厨艺上追求更上层楼。

奉家厨艺的传承从来不分男女。但在清末之后,男丁大多凋零于从军抗日的战火中,跟着国民党退守台湾之后,一门孤寡,竟无青壮男丁可承香火。于是奉家的家训开始根据现实情况加以修正。其中有一条最引人侧目,造成最多争议、争论不休的就是―

凡与奉氏女成亲者,所育子女皆须姓奉。

在中国历史上,重男轻女已是常态,而男子娶妻生子,莫不是为了自家香火的传承。于是这个族训一定下之后,奉氏女子全部愁嫁,不管生得多么如花似玉,也没有男子敢上门提亲。

后来迫于现实,这条例不得不修改,改成所生女儿皆须姓奉,男丁方面,则在男方家族同意的情况下方能姓奉。然而即使是这样,奉家的香火仍然艰难,愿意接受这样条件的男性委实不多。二三十年下来,在那个保守的年代,竟是出了好几名未婚妈妈,要子女不要丈夫的情况在当时来说实在惊世骇俗之极。不过奉家家长为了现实的需要,只能接受这个结果。后来第二条备受争论的族训被强力定下了―

凡奉氏女子方能习「奉氏食经」,此食经不教授男性。

由于从大陆迁居来台的都是奉氏女性,再加上后来在寻求香火继承的路上又走得非常困难,造成后来许多奉氏女性长老对男性继承者的合理性产生怀疑。于是最元老的那一派在走完生命旅程之时,强力定下这个族规。

而今,奉家男性开枝散叶,子孙茂盛,奉家再无断根之虞,然而男性不得学习奉家食之精华的规矩,仍然没人可撼动,也成了厨艺界的奇事之一。如果奉家男性对厨艺有兴趣,只能向外求师。在奉家顶多能学到基本厨艺,而记载着奉家最高厨艺精华的「奉氏食经」,连封面都别想看见。

在厨艺界,只有资深的人才知道奉家的存在,不过,却是人人都知道台湾有个名厨世家―秋家。

这是一个成名于近十年的家族,它的经营方式、家规祖训什么的,都类似于奉家,虽然没有女子才能学厨的规矩,但却是大力栽培女弟子,对男弟子则多有挑剔。让知情的人不得不怀疑秋家打算把自己的家族打造成百年奉家的模样,与之鼎立比肩,成为厨界的望族。不过,相较于奉家的神秘低调,这秋家,却是张扬不已,哪儿有热闹哪儿凑,常常出没于世界知名美食比赛里,得奖是家常便饭,秋家家主更是各大美食比赛热情邀约的评审,常常以一代宗师的姿态出现于荧光幕前。挟其厨艺精湛、长相英俊潇洒的两大特色,自然深受女性喜爱,所以知名度非常高。

身为秋家第二代的名厨,以及,接替奉姁成为名嘴阙家新任厨师的秋盼兮,原本也是不知道什么叫奉家的。可是当她发现阙家大少的厌食症竟然轻易的被奉姁治好了之后,她心中很不好受,身为专业厨师的自尊心被伤害到了。起先她只是想知道自己的作品与奉姁的作品到底有什么差别,为什么同样的食物,却是不同的结果?

她先听到阙家总管自言自语的感叹一声:「不愧是奉家人啊。」

然后,她便打电话回家询问,想知道奉姁是什么来历。岂知这么一问之后,竟然发现奉氏这个家族在厨艺界竟然是有着赫赫地位。奉家与秋家的不同,就像底蕴深厚的老贵族与乍白昌风光的新贵族。也许秋家更有钱、更风光、更有名,但整个业界仰望的仍然是人家两三百年累积出来的厚重。

「妳竟然遇到奉家人了”太好了!盼兮,记住,不能输!」秋氏家主,那个被秋盼兮无比崇拜的偶像,竟然为此打电话给她,并且不断强调跟她比试!要赢!这是妳证明自己的唯一机会!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