岂言不相思——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岂言不相思 >
更多

Chapter 38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Chapter 38

阮静现在一有空就会去健身房跑一两小时的步,后来无意间知道学校的室内篮球场二楼也有一个小健身房,便转移了阵地,就近也省钱,只是下午五点过后这里人比较多,特别是那些留学生,外国人尤其喜欢健身房。但如果各顾各倒也不觉得怎么样,可就是有人喜欢上来跟她搭讪。她也不是装崇高,但确实是不喜欢跟不熟的人聊天,作友好状。所以人家跟她说英文,她回中文“我听不懂”,屡试屡成,结果今天却碰上一个讲起中文来相当标准的英国人,阮静最后只能蹩脚地甩出一句日文,“是的,我是中国人!”圆满解决。

喝着水出来时,一楼的场地正进行校际篮球比赛,不由停下来看了会,说来也真是倒霉,她才站了三分钟那球就朝她迎面扑来,幸亏她运动神经不差,轻巧避开,没有出洋相。

有人跑过他捡球,擦身而过时又回头看向她,随后笑道,“嗨,学妹,你哪系哪班的?”

前两天被人叫嫂子,今天又被个学生唤“学妹”,她还真有点调试不过来了,“社会系,4201。”挺真诚地报了办公地址,走开时听到后面有人说了句,“漂亮是漂亮,就是傲了点。”阮静哭笑不得。

回到母亲在学校的宿舍冲了澡,出来时赵启言来电,“你现在在哪儿?还在学校吗?”

“嗯,正打算出去吃东西,你要不要来?”

“等我十分钟。”说完对方迟疑了一下,问道,“你今天还留学校吗?我……陪你。”

阮静心头微热,他知道她最近情绪不好,赵启言洞悉一切却又低调行事,似有若无地安慰与支持,她感动于他的这份温情。

走出宿舍门碰到隔壁住着的一个老师,对方知道她是阮华玉的女儿,态度非常友好热情,有几次还敲她门问要不要带宵夜的,“阮老师要出门?今晚还睡着吗?”

“嗯,住这。”阮静跟这位导师随便聊了两句,又接到启言电话,“我到你楼下了,你下来还是我上去?”

“我下来,你等等。”

“男朋友啊?”

阮静微笑颔首,下楼时赵启言正倚在车子边,手上拿着一个……冰激凌?她走过去他就递过来,她接过,“人家都是送花的。”

“花在车上。”

某人做事就是毫无破绽,偶尔想要为难一下都无从入手。

那天随便挑了一家饭馆解决晚餐,之后阮静建议会宿舍看电影,启言向来悉听尊便,当然前提是跟阮静在一起。倒是半路上碰到了戚秦,“好久不见,阿静。”

阮静温和一笑,拉着赵启言手没松开,“好久不见。”

戚秦看到阮静旁边的人几乎是立即就想起来他是谁了,上半年学校组织的那次旅游他在,这样的一个人,想忽视都难,只是没想到他跟阿静竟是情侣关系!

“你们——”

“噢,他是赵启言,我男朋友。”阮静坦诚介绍,“启言,这位是戚秦老师,教钢琴的。”

赵启言点头致意,他自然知道她是谁,身边这人大概已经忘了那段差点溺死的经历,启言想到这个不免心中盘算起还是早点教她游泳吧。

“阿静,其实……有些话我一直想跟你说,可是……”戚秦有些犹豫。

“戚老师,有什么话你说,能帮忙的我一定帮。”如果是以往阮静会选择一个安静的地方听对方谈,但现在她并不愿因此抛下启言。

对方忙摇手,“不,不是要帮忙,已经麻烦你那么多次了。我只是……”屡次尝试,最终还是没有开口,她跟蒋严之间的关系不管是不是从一开始就是她的一厢情愿都不应该再牵扯到阮静身上……她身边已经有了出色的对象,纯粹出众足够维系一生,她这个局外人又何必去搅乱一池净水。

道别之后戚秦望着离开的两人,这么漂亮的一堆人,真的是再匹配不过了。

时隔数天,阮静被赵启言带去了那场同僚聚餐上,当天她等启言离席时提出了一直想要对这些社会精英提的意见,“以后你们能不能别叫我嫂子了呀?”

华子问,“你是赵哥的女朋友吗?”

“……是。”

“你爱赵哥吗?”

这个问题有点……深度,“……爱。”

众人哄道,“赵嫂,以后没事儿别吓我们啊!大家吃吃!是赵哥女朋友没错,赵哥会付钱。”

阮静彻底俯首了。

回去的路上阮静忍不住问身侧的人,“他们干嘛都叫你赵哥?你年纪最大码?”

对方想了一秒,答,“能力问题。”

太骄傲了……阮静抬头仰望天际中模糊地星辰。

赵启言这天刚刚与咖啡店的经历商讨完事务,就收到阮静的语音留言,让他去市中心接她,他赶到时已经迟到五分钟,这很难得。启言试图解释一下结果阮静一见他就拉着他进了身后的世贸大厦,“看中两款衣服,觉得很适合你。”

“你要给我买衣服?”

“不可以吗?”

启言下了,“不,受宠若惊而已。”

两人进入五楼的高级成衣区,阮静拉他到一家专柜前,服务员相当热情,阿静拿了两套衣服递给他让他去换,不须臾试装的男人出来,她忍不着啧了一声,这种身材和气韵其实根本不用来试。

“如何,满意吗?”他任由她上下打量他。、

“无可挑剔。”

第二套最后连试都没试就直接让人包了起来,服务员大概没见过这么高效率有养眼的情侣,主动给他们打了九五折。

出来发现外面竟然在下倾盆大雨,路上行人跑的跑躲的躲。

“你把车停哪了?”

“路口。”

“跑过去吧。”

启言笑着拉住她,“你这么急吗?今天你送我衣服,不介意我请你吃顿饭吧?”

这个男人明明傲气有犀利,却偏偏喜欢用温和的方式去“攻击”人,而恰恰总是效果惊人,阮静选了旁边的一家意式餐厅,吃完饭雨停了又被带去音山看风景,完全忘了还要回去写报告这么回事。

十二月底,阮静被任命转到学校财务部任职,蒋严正是接替阮正的位置,阮娴不堪忍受,开始频频出公差,而此举累及阿静一上来就忙得不可开交,也牵连与启言的约会开始缩减。不过赵启言一向很慷慨,通情达理,女友太忙冷落他他自不会申讨抗议,当然也不可能真的去忍受三天才见一次面,这个气度非凡的男人会选择带着晚餐去她的学校宿舍陪她办公,然后一起入睡。

到目前位置,启言尚且满意这样的局面,即便偶尔个性上冒上来一些强烈的独占欲,也能恰如其分地控制,不让自己看起来像是贪心不足。

此日阮静回宿舍便见赵启言靠在门边,长腿交错,低头玩着手机。

她蹑手蹑脚走过去,他未抬头,已浅浅一笑,“来了?”她收回伸到一半的手,转拿钥匙开门,顺便嘀咕了句,“什么感知么。”

“你身上有种香味。”

“嗯?”

“香味,独一无二,让我知道是你。”他跟进去,顺便带上门。

“橘子味还是草莓味?”她半开玩笑,然后撩起衣摆闻了闻,这举动让正总过来的人不由眯了下眼睛。他将餐点放在茶几上,阮静操劳一天,已经饥寒交迫,此时看到吃的立刻飞奔过去,启言拉她坐定,帮她打开餐盒后,停了一下,想了想,然后靠过去附在她耳边低语了一句,后者微愣,面红耳赤。

趁火打劫也不是这么劫的!阮静隔天起来心中依然纠结不已,为了一顿饭“卖身”两次,可谓损失惨重,实在不是明智之举,当然这也从侧面反衬出对方有多么颖悟绝伦。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