岂言不相思——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岂言不相思 >
更多

Chapter 40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Chapter 40

两个忙碌又处于恋情期的人,自有一套生活模式,虽然偶尔会觉得少了几分如胶似漆,但赵启言想如果真的天天粘一起了,估计效果反而会适得其反,而他想要的结果是需要再走上一段路的。

这天下午启言会了趟赵家,出来时赵琳叫住他,“这么急着走?”

“怎么?想请我吃饭?”

“我可不敢不识好歹。”跟着启言走到楼下,她是要去超市买东西,当然顺便关心一下“侄子”的感情状况,“阮静私底下相处起来怎么样?”

“很好。”并不想多说另一半。

赵琳嘿嘿笑出声,倒是客观评价,“其实阿静跟她姐姐相比性格是要温润许多,但说真的还是三三比较好亲近。”

启言只是一笑,开了车门问她,“要不要送你出去?”

“不用,一点路而已。”然后对着赵启言颇感慨,“恃才傲物的人竟然谈感情了,真是神乎其神啊。”

“欠揍。”他笑。

赵启言见时间尚早就先去了趟咖啡馆,前段时间忙于研究所的工作,对这份产业不免有些疏忽,刚进去就见服务人员上来说,“赵先生,我刚想跟你拨电话,有位女士在你办公室等你。”

当启言见到一身紫红正装的陈雯时是有些讶异的,而对方已经上来给了他一个拥抱,“许久不见,启言。”

他轻拍了下她背退开一步淡笑,“怎么来不事先跟我打个电话。”

“怕你躲起来呗。”

“所以就亲自找上门来了?”他打趣。

“是啊,这样你想躲也来不及了。”她看着他,眼神温柔,“启言,你跟以前不一样了。”

“哪里不一样?”

陈雯想了想,“更有味道了。”

“那是好事情不是吗?”他嘴角轻扬,从小冰箱里拿了一罐啤酒递给她,“你应该告诉服务生你不喝不带酒精的饮料。”

她哈哈笑了,“我这辈子最痛苦也最幸运的事莫过于跟赵启言成为朋友。”

启言斜靠在桌边,开了手中的青啤喝了一口,“晚上我请你吃饭,算是替你接风洗尘。”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允许带家眷吧?”

她听出端倪,随即爽朗地笑了起来,“当然可以,我还想看看是何方神圣了!是??????那个想要让你强来的女生?”

启言莞尔,只说,“别招惹她,否则杀一儆百。”

陈雯震惊不已,“赵启言,我有十来年没听你说这种话了,哈,真他妈怀念!”

当晚来到预定的餐厅,赵启言挂上电话对旁边的人说,“抱歉,她没空,不来。”

陈雯当时只觉得什么场面没见过,这种局势算是首例。

就点赵启言呆着小叶回到住处,阮静刚洗了澡睡下,迷迷糊糊被他叫醒,“你晚饭哪里吃的?我在南苑给你定的餐你没去拿?”

“我吃面包了。”她从他怀里坐起,忍不住打哈欠,“你身上有香水味。”

“刚送一个女性朋友回酒店。”

“哦,你带了什么。”她指床头柜上的外卖袋。

“杏仁粥,要不要起来吃一点?”

“不了,我困。你放冰箱吧,我明天当早餐。”说着就要倒下。

“你今天忙什么了?”他拉住她,有两天没跟她见上面了。

“期末的费用结算,再过半月学校就要放寒假。”她揉了下鼻子。

“我去洗澡。”他不经意地笑笑,俯身亲她,“等会,别睡。”

结果赵启言从浴室里出来阮静已经睡着了,这次他没再叫醒她,但上床后搂搂抱抱还是要的,最后搞得差点欲火焚身,赵启言不由悲从中来,心爱的人在旁边,却舍不得要。

清晨,阮静一走进大学校门,就碰到了上次与之打过球的金晓瑶,对方主动上来打招呼,“阮老师,早。”

“早。”

“阮老师没有自己开车?”

“恩。”

“我最近倒是买了辆车,可惜还没考出驾照,唉无用武之地。”

阮静一手插在裤子袋里,走得不紧不慢,这时侧头看了她一眼,不知道她说这些是干什么,所以只轻点了下头。

“不介意我叫你阿静吧?”

“恩,随便。”

“我听说你是刚来学校不久的,这工作还能适应吗?”

阮静略一沉吟,停下脚步问,“金老师,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跟我说?”

“没没,我就像有机会大家可以一起出去活动活动,像上次那样打打球什么的,每天朝九晚五也挺腻歪的。说起来陈老师上次跟你打完球后还老夸你,还在想你什么时候有空想约你出来打球呢!”

阮静被她搞得有点莫名其妙,“哦,再说吧。”

走进财务办公室,见阮娴还没来,阮静过去把一份早点放在她桌上,回自己位子开了电脑,边喝粥边浏览MSN上的新闻,不须臾电话进来,“早餐吃了吗?”

“在吃。”

“刚才忘了问你今天所里有位同事结婚,你要不要过来当一下伴娘?”

“我?开什么玩笑。”

“噢......”对方沉默了会说,“我是伴郎。”

阮静无语望天......花板,“他们怎么会找你的?”竟然会有人找赵启言当伴郎?

而对方这次甩出的那句话意味深长啊意味深长,“因为只有我还没结婚。”

然后那天,阮静请了半天假去当伴娘,虽然有点勉为其难,但最后还是禀着大公无私的奉献精神去了,只是当晚当研究所的同事上来敬新娘酒,然后转身叫她嫂子时,致使一大帮宾客错认新娘子。阮静尴尬不已,回头恳求那批精英别再叫她嫂子了,他们倒也听话,改叫赵嫂,阮静泪目找赵哥。

这天晚上赵启言有些肆意放纵,他几乎一进家门就开始吻她,迫切地去解她身上的衣物,真正的天雷勾动地火,隔天阮静起来唯一的感觉就是麻楚。

而在很久以后的某天,也就是两人关系更“好”了一些以后,同时阮静问什么问题都不再脸红之后,她文,“你那天干吗那么野兽啊?”

他的回答是,“你穿白裙很好看。”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