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般若花——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Fresh果果 > 琉璃般若花 >
更多

卷二 雪中仙 第53章 宛若天人

上一篇回目录下一篇

瑶池施素妆,洛浦夸清景。

庐山传绝艳,太华擅高名。

秋水澄澄,洗得胭脂净,淡梳妆百媚生。

裁剪下雪腻香柔,包含尽风清露冷。

……

“公子……”今昔一身黑衣猫一般掠过屋顶,从窗口轻盈的翻身进来,怀里还抱着一直在哭身子抖个不停的琉璃。

“出什么事了?”卢杨飞雪睁开眼睛立身而起,倦意瞬间惊散,迎了过来。

今昔想把琉璃放下来,无奈琉璃藤蔓一样缠着她,脸埋在怀里只顾着哭怎么都不肯出来。卢杨飞雪在她耳边轻柔的问道:“怎么了,谁欺负你啦?”一边伸出手去,把身子小小的她,孩子一样接过来抱在自己怀里。

今昔无奈的擦擦满头的汗,低下头看看自己被泪水鼻涕还有口水沾的湿哒哒的衣衫,密语传音将今天在街上碰到的人大致的和卢杨飞雪说了一下。

卢杨飞雪怔忪了片刻,然后挥挥手让他下去,今昔连忙赶回去沐浴更衣去了。

替琉璃小心的把脸上的假面皮撕了下来,湿了温润的毛巾温柔的替她擦拭着。

“别咬,那么漂亮一张小嘴,咬坏了就太可惜了,你脸上也就这嘴稍微好看能见人点了,还咬得那么使劲,毁容了可怎么办啊?咬成三瓣嘴了怎么办啊?以后可嫁不出去了!”掰开她紧咬着的下唇,轻轻擦掉模糊的血迹,涂了些伤药上去,又拿了薄薄的薄荷片让她抿着不准再使劲咬。

琉璃扯着卢杨飞雪的白衣襟使劲的拭着泪,哭的浑身倦怠已经没什么力气了,只有小猫一样细小的呜咽和抽搐。惊吓过度现在半天还回不过神来,腿脚酸软不肯下地,只是把卢杨飞雪抱得紧紧的哆哆嗦嗦的汲取着微微的体温。她什么也没看见,她什么也没看见!

卢杨飞雪也不多问,只是坐上床去,盖上被子,把她裹在怀里:“想哭就哭出声来,别使劲憋着……”

“肥……肥序……吾们明颠就肥续……?”含含糊糊的说着。

“恩……明天就回。”卢杨飞雪好笑又怜惜的抚着她的发,轻轻安慰着,“别哭了,总是这么不停的哭,很伤心肺的……恩……这样吧……公子送个礼物给你……”

“呜呜呜……虾米?”

卢杨飞雪轻轻勾住琉璃的下巴,把她被泪水沾湿的发梢往耳朵后面理了理。微微疑迟了片刻,然后握住她软软的小手,放在了自己的面具上,轻轻揭了开来。

……

……

……

“不……要……”

呜……来不及了,琉璃只感觉到眼前瞬间的一道光亮,灼裂了万物。时间停止了,世间也成了真空,什么也没有,只有眼前那银白又圣洁的光亮。头晕眼花,一切都太光辉夺目,让她根本就看不清什么,也忘记了哭泣,忘记了心底的一切伤痛,忘记了她今天看见了什么,曾经爱过什么,甚至,忘记了自己是谁。只觉得那样如月般皎洁的清辉,又带着说不出的诱惑,似乎想如飞蛾一样去追随,哪怕明知是致命的。大脑瞬间便休克了,身子悠悠在半空中飘着,已经是后济无力,却又瞬间被击中似的直直坠落下来。然后……然后她就不省人事了。

“琉璃?琉璃?”

竟然晕过去了?卢杨飞雪无奈的撇嘴一笑,也难怪琉璃脆弱的精神负荷不住,那是怎样一张宛若天人的脸,几乎已经不能用倾国倾城来形容。几近超脱了人世间的一切色相,早已无法再让人用语言去描绘和勾画。

卢杨飞雪把她放在床上,轻轻脱去外套和鞋袜。低下头,轻轻一吻印在她的颊上,温润的舌尖,点过她眼角的一滴悬而未滴的泪水。然后合衣轻搂着她,也幽幽睡去。却听见凉滑浸骨的声音在房间里空落落的回响着:“放心,不管是谁,我都不会让他把你从公子身边带走的……”

第二天中午。

“看饱了吗?”

“呜……”

卢杨飞雪庸懒的睁开眼睛,把琉璃僵硬的身子抱得离自己更近几分……

“出气,你想把自己憋死是么?”卢杨飞雪笑着弹弹她的鼻子。

琉璃这才脸色苍白的大口大口呼吸起来,仿佛入了魔一样,一早醒来就直愣愣的盯着他的脸看,其他什么都不知道了。

“都被你看了,可是要负责任的哦!”卢杨飞雪眯起非人类的一双眼,妖媚狡诈的一笑。琉璃又是一个晕眩,鼻血想流又不敢流出来,生怕亵渎了这份美丽。还好还好,看他温柔的笑着,调侃着,多多少少比光是看着那张脸多了些人气。不然,总恍惚对着一个遥远而不可触及的幻梦,心都仿佛被逐渐冰冻。

望着他的眼睛,那是极尽温柔和迷蒙的眼睛,迷蒙中却有晶莹璀璨的微光。摸不清的淡然而来的忧愁,就那么流泄如水如月华的倾了你一心,幽深的不可测量,仿佛有穷尽心力也无法说出的悲伤愁绪,不似罗玄那般的万象皆空。长而浓密的睫,将那样满是月之光华与七彩星露的眼睛隔绝在了红尘之外。

琉璃知道为什么卢杨飞雪会在她那样悲伤而不知所措的时刻让她看了他一直深藏在面具之后的脸,因为他的脸几乎可以治愈世上一切的悲伤和疮痛。不由得心下微微的感动着。

卢杨飞雪不可察觉的扬起嘴角,哎哟,小家伙进步挺快,竟然敢直视他的眼睛了。

“公子……我……”

温润的手指封住她的唇,让她好想咬一口。

“不想说就不要说了,咱们收拾一下回去吧!让何昔,飞絮和飞花呆在山庄里我可不太放心啊!呵呵,来,起身了,饿坏了吧?要我帮你穿衣么?”

“啊?不用不用!”琉璃慌忙逃开卢杨飞雪在她腰间的手,跳下床来手忙脚乱的穿衣服。虽然是自己趴在他身上哭着不肯下来,可是他也不能把自己诱拐抱到床上去啊!哼哼!还要她负责呢!有没有搞错!

“今昔,午膳和马车都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一个声音冷冷的从门外传来。

今昔什么时候在外面的?完了完了,误会了误会了!整整一夜,今昔肯定以为自己是狐狸精要勾引公子,以后还不知道怎么虐待她呢!呜呜呜……

回去的马车上琉璃连头都不敢探出去,满脑子都是罗玄落魄又憔悴的身影,心疼的要命。百般揣测,莫非是被轩辕战逼得太过紧迫,或是追杀时又中了什么暗算受了什么伤?

回到山庄被飞花缠了半天讲歌会的情景,琉璃把给她买的小饰品插的满头都是。做易容对她而言挑战最大的就是头发,不过每天有飞花给她做实验,她已经梳得一手好发髻了。

何昔不知道因何事冲撞了飞絮,两人关系更加恶劣。何昔瘦了好大一圈,心疼的琉璃糟蹋了好多燕窝什么的补品想给他补一下,结果都煮成糨糊。

心心念念都是下个月的武林大会,罗玄肯定会去的吧,要是在那中了埋伏受了伤什么办,那么多人都想着要对付他。就算他再不屑于自己,自己怎么可能放得下他不管他。千百遍的说服自己,不是为了再见他,只是上次见的他那个样子,你叫她怎么放心得下!只要再悄悄见他一面,只要再悄悄见他一面,知道他平安无事就好了,就可以安心的离去。只要易容了混在参加大会的人群里,他不可能认出自己的,对他,便也什么影响都没有。

去给公子请个假,他应该不会阻拦自己的吧!时间地点倒是不难打听,六月二十九,百年难得一见的盟山大会,为了小小的邀请函,江湖上又是一翻你死我活的拼抢。可是以自己的轻功,仙人走还有易容术混进去应该还是挺容易的吧?

眼看日子一天天近了,东想西想的睡不着,深夜一个人在外面辛苦练功,却突然看到一个黑影从公子院内飞了出来,刹那间消失不见。可是因为速度太快了,她又不敢肯定。恩?今昔么?不会是贼人闯进庄里了吧?

糟糕,那头猪不会睡的太死了,被人宰了都不知道吧?

琉璃急急忙忙的赶到他房内,推开来,却见微微烛火依稀亮着,卢杨飞雪坐在灯前若有所思的样子,也没戴面具。原来没事啊,看来是自己眼花看错了,琉璃松口气连忙转身就走。

“怎么了?”

“没事没事,来看看你睡了没……”

琉璃都懒得挣扎了,又是这样,身子被无形的线缠上,被拉到了他怀里。

“你最近好象一看见我没戴面具就跑啊,怎么呢?我的样子很丑么?”

“没有没有,怎么会呢!呵呵呵呵……”琉璃心虚的低下头去不敢看他。

下巴被勾了起来,一看到卢杨飞雪挑逗又捉弄的眼神她想死的心都有了,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还没习惯么?那就惩罚你每天晚上过来盯着我的脸看上半个时辰才准睡!”

“啊!不要啊!还让不让人活啊!我已经半个月都不识肉味了!干什么事都是你的脸你的笑在面前晃啊晃啊的!你还想让我觉也睡不了是吧?”

“谁让你最近老躲着我的,和飞花在一块的时间比我还长,你是我的丫鬟还是她的啊!”带点孩子气的语调里满是醋意的把她抱到腿上坐下。

琉璃死命挣扎着,天啦,他那委屈的表情简直要了她半条小命啊!

“公子你别捉弄我啦!我不是洋娃娃!一点都不好玩!”

“琉璃肯定有非常深爱的人了吧?”

“啊?”琉璃心里咯噔一下,满是黯然。

“不然这世上见过我脸的人,还真没有几个不爱上我的哟……”说着捧着琉璃的脸,好近的贴着她。

琉璃和他对视两秒,然后转过头去擦鼻血。靠,谁说她有免疫力的!

“你就臭屁去吧!我才不会爱上你呢!PLAYBOY!”用力的挣扎着,无奈被他环的紧紧的!

“公子,你风度翩翩,恍然若仙!别一天到晚占我便宜吃我豆腐好不好!要端庄!端庄!”

无奈被抱得更紧了,琉璃觉得自己的脸好象都被他长长的睫刮到了,心里也痒痒的。不行,要控制自己,不能变成大色狼!

“琉璃你嫁给公子做老婆吧!这样公子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吃豆腐了!”

“你别吓我了!一点都不好笑!我要回去睡觉去了!你快放开我啊!很晚了耶!被人家看到会说闲话的!”

“谁敢?又不是没一起睡过!今天就留在这了!”说着便来解琉璃的衣服带子。

“啊啊啊啊!我不要我不要!大色狼!我要叫非礼了啊!呜呜呜,别闹了,公子!虽然我是丫鬟!可是我是有骨气的啊!我卖艺不卖身!你不可以强迫我!”

头上挨了一计好的,琉璃摸着头疼的龇牙咧嘴的嘟着嘴巴瞪着卢杨飞雪。卢杨飞雪轻轻把她抱在怀里,声音飘忽的有点脱离人世。

“琉璃……只有和你在一起的时候,公子最开心了……”

琉璃不说话,她知道公子最喜欢捉弄她,她也知道公子有着很多忧伤和烦恼,所以也就大度一点,舍身取义的让他捉弄一下大人不记小猪过咯。

“你过两天,跟我们一起启程去盟山吧?”

琉璃身子一震,惊讶的望着他。

“我知道你想去,就算不让你去你也会偷跑着去的。公子不想回来的时候见不到你……所以,还是跟我们一起去吧!有公子在一定会护你周全,谁都碰不了你。”

琉璃怕眼睛里的泪水掉出来连忙低下头去,她何得何能,今生如此有幸!

“你为什么从来都不问我为什么呢?”

“呵呵,总有一天你会告诉我的,等你想说的时候再说吧!只是一路上千万不要冲动,要听公子的话哦!”

“恩……”

“哈哈,那好啊,现在为了报答公子的大恩,就陪公子睡吧!”

“啊……我不要……救命啊……”

又是一阵鬼哭狼嚎在房里响起。

上一篇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