裂锦——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匪我思存 > 裂锦 >
更多

第二章 2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她吓了一跳,迟疑了一下才说:“我在想你在办公室里的样子,是不是和现在一样很严肃。”

他笑了一下:“差不多吧,反正秘书们都抱怨过。办公室里谁的心情可以好起来?累得半死还要装出好脸色给下属看,又不是他们发薪水给我。”

她陪笑了一下。他瞥了她一眼:“你很怕我?”

她的心又跳得厉害了,她低低的说:“我当然怕。你是我唯一的生路。”

他又笑了:“这倒是老实话。你知道不能在我面前玩花样,所以干脆老老实实——就好象明知比不过祝佳佳,干脆就穿件最平常的衣服。”

她心里的寒意又涌上来:他简直就是看透了她了。

他说:“那,你现在又在害怕了,对不对?”

她不说话,他又说:“怕我好。比爱我好多了。”

她诧异的看着他,他微笑着:“我忘了警告你了——千万不要爱上我,我受不了麻烦。”

她将头撇过去看车窗外的景色。他说:“我知道你心里正不以为然,我这个人是怕了女人了,要死要活的说爱我,你这种更可怕——有勇气有决心的女人,一旦确定目标就会全力以赴,至死不悔。你若爱上我的话,我真的会被你缠死,所以请你注意,别给我们两人添麻烦。”

她不得不回过头来了:“你放心,那是绝对不会的。”

其后的几天,傅圣歆过得提心吊胆,可是居然与易志维相安无事。可是越与他相处的久,她就越觉得害怕。他实在是个太变幻莫测的人,上一秒和下一秒永远判若两人。她更猜不出他到底意欲何为,他再也没有邀请过她去他那边看夜景,也没有踏进过她的房间一步。他们白天总是相偕出游,晚上吃过晚饭后也偶尔一同出去散步,可是他成了最有风度的绅士,彬彬有礼的和她保持着距离。

这样过了几天,她疑惑他是不是欲擒故纵,所以就提出要回台北,像兵法上的引蛇出洞。他没说什么就叫秘书订了机票。

临走前一天晚上,他们还是在酒店吃的晚饭。傅圣歆多喝了几杯红酒,自己不免有些头晕眼花了,易志维送她回房间,她立在房门口,低低的问:“不进去坐会儿吗?”

他笑了:“你真的喝醉了?钱我还没有存进你的户头呢!”

这句刻薄话气坏了她,她气得浑身发抖,他明知道她还是得来求他,所以早就等在这里,等着看她的笑话。他沉得住气,终于让他等到了!反正自己是上了他的当了,就为当日在他房里她的那句话,他够有耐力,只为了她一句话,斤斤计较的男人!

她从牙齿缝里挤出一句话来:“无耻!”

他大笑:“这是我第一次在这种情形下得到这样的评价——前几次人家这样骂我,可都是因为我未经女主人同意闯进了她的房间呢!”

她气得脸都红了,急着要打开门,可是那钥匙不知怎么就不听使唤,手一哆嗦竟掉在了地上,她蹲下去要拾,他早就拾了起来,熟稔的打开了门,她推开他冲进去,转身就要摔上房门,他早一闪身就进来了。她是气坏了,连忙把他拦在玄关处,口不择言就说:“你做什么?”

他讶异的扬了扬眉:“是你刚刚请我进来的呀。”

她的胸剧烈起伏着,他实在够卑劣,总是设下了陷井让她往里头钻。果然,他微笑着,伸手抚上她的脸:“你省些心吧,你不是我的对手。”

他总是可以看穿她在想什么,所以她处处受制于他。

“你又怕我了,对不对?”他的双手捧着她的脸:“不过,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害怕的时候是最美的?”

她的身体又开始颤抖了,他有时候也说甜言蜜语,比如像现在这一种。可是话到了他口里,就成了口蜜腹剑,她知道的,他哄着你的时候,多半又是你上了他的恶当了。

果不然,下一秒钟,她就知道自己又上当了——他缠绵的吻上来,吻得她身体发软——他还没有答应帮华宇!用他的话说,钱还没有进她的户头!

第二天在飞机上,虽然和易志维的位置是坐在一起,长达八个多小时的飞行,她却一句话也没有跟他说。她从来没有这样恨一个人,她原以为,自己这辈子最恨的人大约就是简子俊了。今天她才知道还有人比他更可恨!简子俊起码是光明正大的算计她,光明正大的抛弃她,可是易志维!她紧紧的咬着牙,他简直就是全世界最阴险最卑劣的男人!

今天早上他竟然还若无其事的嘲笑:“你现在算不算赔了夫人又折兵?”她气得几乎抓起床头的花瓶向他砸过去。他却笑着提醒她:“你最好快点儿收拾,不然就要误了班机了。”

她让恨搅得心里一团乱。上机后就只盼着飞机快快降落,自己好一下机掉头就走,永远不再见这个混蛋的面。

终于盼到飞机降落,她风风火火的下机,取行李的时候却不得不慢下来,他到底又出现在旁边了:“叫黄秘书代取吧。”

她不理他,只想快快离他远一点儿,转身就往外走。他偏偏要跟出来,她恨恨的站住脚:“你还想怎么样?”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