裂锦——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匪我思存 > 裂锦 >
更多

第十章 2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她呆了一下,说:“这样巧,我妹妹也在谈恋爱。”

“哦?”他果然注意:“你哪个妹妹?”

“我的二妹妹圣欹。”

他说:“不可能!”

听他斩钉截铁的口气,似乎就算可能他也打算坚决反对了,她有些尴尬,笑着说:“我们别瞎猜了,不会那样巧的,他们两个又不认识。”

“所以我说不可能。”他顿了一下,终于还是忍不住告诉她:“关键是传东这几天失魂落魄的,做事情也丢三拉四,蔫蔫的没精神,好像是失恋了,他年轻,又还在念书,我真怕他中了人家什么圈套。”

那当然,以东瞿的名气,不怕没人打易传东的主意,他名下也东瞿有大笔的股权,只不过一直是易志维在代管。易志维当然是绝佳的婚姻对象,可是他的精明厉害也是有目共睹,算计他太难,不如去算计一张白纸似的易传东,反正一样的可以荣华富贵。

她说:“不会吧,传东看起来也不像是个迟钝的人,可能年轻没经验,但别人也没那么简单可以左右他。”

易志维不耐烦:“你又没有见过他——他还是个小孩子,人家万一设个美人计,他绝对懵懵懂懂就上了当,然后再吊一吊他的胃口,说什么不结婚就要和他分手,他就乖乖的中了圈套了。”

她问:“那他对你说想结婚?”

“他不敢的。”易志维说:“他知道我的脾气,要是对方背景有问题,怎么逼他也不敢和我说,哪怕告诉我他们在交往,他都没那个胆,何况结婚——他从小怕我,他的性格又很内向。”

“那不就得了,对方的阴谋不可能得逞了。”

易志维叹了口气:“所以我就更怕,万一真是这个样子,他又不敢对我说,对方又逼得他紧,我简直不敢想他会怎么办,这几天看了他的样子我就担心,天天丢了魂一样。”

她是外人,只能一味的说宽心话:“不会的,也许只是小孩子谈恋爱,对方也只是同学之类,这几天闹了别扭,过几天就好了。”笑了一下,又打趣:“我可以放心了,我妹妹这几天高兴的很,看来不会是他们两个人在谈恋爱。”

他还是愁眉不展,她讲了些别的事情,他只是没心思,最后她也不说话了,闷闷的吃完了这顿饭,他就说:“我今天晚上回家去一趟,就不回去了。”

看来是打算和易传东好好谈一谈了,他的母亲和易传东都住在阳明山的大宅里,他忙,很少回家,多数时候是打电话回去问问家常。易太太的病情虽然一直控制的很理想,可是因为长年吃药的缘故,反应有些迟缓,他每次讲电话都是放慢了语调,一幅对小孩子的口气。

想到易太太,她多少有些内疚。他以前回家也向来不告诉她,顶多和她说一声:“今天不用等我了。”他没那个义务向她交待行踪,毕竟他们不是夫妻,就算是又怎么样,天下不知道丈夫今晚身在何处的妻子也多得是。

她答应了,一个人回他的公寓去,他既然说不回来了,她早早就上了床看电视,电视里一对苦命的恋人迫于家族势力不可以在一起,抱头痛哭得死去活来,导演还不失机的配上梁祝的音乐,不知结局是否是双双殉情。她看了却只想发笑,有时候她就是这样的冷血,这也是让易志维教出来的,他说过“宁教我负天下人。”

听到门锁“咔嚓”一响,她倒吓了一跳,却听到熟悉的脚步,他径直的走进卧室来,脸色铁青,她从来没见过他这个样子,连忙说:“怎么了?不是说不回来了吗?”

他却是一场雷霆万钧的暴怒:“傅圣歆!你好本事!”

她完全的呆了,不知所措,他一伸手就将她拖了下来,他是喜欢运动的人,手劲大得几乎拧断了她的胳膊,痛得她眼泪都要盈出来,却莫明其妙,只是问:“我怎么了?”

“你怎么了?”他咬着牙,眼睛里就像要喷出火:“我易志维这辈子没有服过谁,我今天真得服了你了!”

她的头发让他的手缠住了,她也顾不上了,只得仰起脸来问:“到底我做错了什么事?”

“什么事?你少跟我装糊涂!”他一把掼开她,她踉踉跄跄的撞在了床头灯柜上,他却又一把将她揪了回来,抓在她的肩上:“你真是好手段,你吃定了我们易家对不对?”

他今天回家是和易传东谈话去了,难不成易传东真是和圣欹在谈恋爱?他的样子像是要把她撕成碎片似的,她含泪说:“我也不常回家,圣欹的事我怎么知道?”

他不知为什么更加的发起怒来,一掌就括在她的脸上,她被打懵了,耳中嗡嗡的响着,脸上火辣辣的疼,她跌坐在床上,呆呆的看着他。他却像一只暴怒的狮子一样,一下子又将她拽了起来:“你还和我装蒜!还东扯西拉说什么你妹妹,有一个你不就足够了?你一箭双雕,多得意呀!你不用痴心妄想去招惹传东,你算什么东西!你不过是我一时兴起花钱买来的一个玩物,你这样的女人,我见得多了,为了钱,什么都肯出卖,为了钱,什么手段都用得出来,我一直不上你的当,你就去勾引传东?我警告你,离他远一点,不然的话,你就小心一点!小心你和你的公司都没有立锥之地!”

他的话像子弹一样一颗一颗的打在她的身上,她哭起来,今天她才明白了自己在他心里是个什么地位,原来和祝佳佳没有任何区别!只是因为她长得像繁素,所以他花钱——买她来做玩物!

她哽咽着分辩:“我不认识易传东,我怎么招惹他了?”

他冷笑:“你还想骗谁?传东这一阵子失魂落魄的,我说是怎么的,原来是你这个狐狸精在作怪!你不认识他?他那里怎么有你的照片?要不是我今天回去翻了出来,你还打算教他瞒我多久?”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