裂锦——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匪我思存 > 裂锦 >
更多

第十一章 2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这样又过了几天,她虽然没有搬回家去住,可是家里人也都知道了,圣欹打了电话,似乎是慰问的意思,她受不了那种想法,没说几句就找个借口挂掉了。正在怔怔的望着电话发呆,铃声却又响起来。

她一拿起来,对方就说:“是我。”

她呆了一下,他问:“你现在还玩九连环吗?”

她说:“不玩了。”

他紧接着问:“为什么?”

她的声音硬起来,她是无路可走,可是也不见得真的一次接一次的出卖着自己,她说:“小孩子的玩艺,早就不玩了。”他叹了口气,说:“圣歆,我不知道该怎么样说,我知道我现在打电话来是落井下石,乘火打劫,不过,如果你愿意,你知道我不会比易志维难相处。”

她火了,一字一句的说:“简先生,我虽然现在处境艰难,可是我还有骨气,我不会再和杀父仇人走到一块去的。”

摔上电话,自己又和自己争辩了起来,骨气?骨气多少钱一斤?公司水深火热,再想不出办法就是眼睁睁再往绝境中滑!可是!他是不共戴天的仇人!

晚上回酒店,翻来覆去只是睡不着,最后找出个硬币来,心里默默的想,我只扔一次,花向上就给简子俊打电话,字向上就自己硬着头皮去闯,公司听天由命!

想好了,就将硬币向上一扔,硬币“叮”的落在了地板上,“嗡嗡”的转着,她目不转睛的盯着,手心里早已是一手的冷汗,最后硬币终于“铛”的平躺在了地上,停了下来,是花!

天意如此,她对自己的良心也有了交待,松下一口气。明天就给简子俊打电话,不过就是再出卖一次自己,叫他开个价。也许他比易志维慷慨呢!

她恶毒的想着,可是更多的凄凉涌上来:有什么用……自己再怎么自暴自弃,又有什么用……

她突然的想起来白天他打来的那个电话,现在那只九连环成了重要的道具了,明天她就得重新面对他,旧情复炽的信物她却忘在了易志维的公寓里!

该死!上次出来匆匆忙忙,她又心神不定,把这么重要的东西都忘记带出来,不过也不对,她那时根本没有打算去和简子俊重修旧好。难不成去拿?这想法一冒出来,就再也否定不了,她也知道自己是在说服自己去见易志维一面,明天他们真的就是一刀两断了,她跟了简子俊,彻底就是他的敌人了。

她随便抓了件衣服换上,抢在自己没有改变主意以前就出门。从酒店到易志维的公寓,一路上她思潮起伏,几次想叫司机回去,终于还是没有出口。钥匙她忘了还给他,可万一他在家呢?现在虽然很晚了,万一他在家又有别人在——比如他的新女朋友,那岂不是更糟?

她老远就下了车,步行走过去,远远看着十七楼没有亮灯,心里反而是一宽,也许他还没有回来,也许他不回来了,反正他不在家。

她原本是洗过澡的,可是在燠热的夏夜里,只站了一会儿,又出了一身的汗。小虫子也往脸上扑。这里是高级住宅,园林一样的环境,楼前楼后都是草坪树木,旁边还有一个小池塘,里头种了睡莲,所以小虫子多,草丛里也有不知名的虫子在吟唱,她在花园里走动着,穿着高跟鞋的脚发了酸,她在凉亭里坐了下来,想着这样晚了,他定然是不回来了。

她终于像心虚的小偷一样进电梯上楼,四下里都是寂寥无声,只有走廊里的路灯泛着冷冷的白光看着她。她做贼一样轻轻打开了门锁。光线太暗,她什么也看不见,可也不敢去开灯,站了片刻,眼睛逐渐适应了黑暗,突然之间,她的寒毛一根一根都竖起来!

有人!沙发上有人!

黑暗里熟悉的轮廓,是他!她该怎么办?掉头逃走?

太迟了!他打开了灯掣,突然的光明令她半晌睁不开眼。她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该说什么,只好呆在那里不动,任他打量。他吃力而缓慢的问:“是你?”

他喝过酒了,离这么远也闻得到那浓烈的酒气,她心一横,说:“易先生,我上来拿一样东西,我马上就走。”

他没有多大的反应,她稍稍放下心来,说:“东西原来就放在衣橱下面的抽屉里,我进去拿,还是你替我拿出来?”

他摇摇晃晃的站起来:“你要什么。我去拿。”

“是个锦盒。”她比划了一下:“有这么长,这么宽。是紫色丝绒面的。”

他向卧室里走,她有些提心吊胆的看着他,果然,她的担心并不多余,他“咚”一声就撞在了房门上,她连忙赶上去替他打开门,又打开了灯,心里却又是一惊。屋子里什么都没变,连他们的合影都还放在床头的灯柜上——她以为他会早就扔进了垃圾堆呢。

他摇摇摆摆的走到衣橱前,打开橱门,喃喃自语:“……紫色……”却伸手将她的一件紫色睡衣取了下来:“是不是这一件?”

真是醉糊涂了。

她只得笑了一笑:“呃——不是,我自己找吧。”

“好。”他又一阵的恶心涌上来,难受的皱着眉扯开领带,往床上一倒:“帮我也拿浴袍——”翻了一个身,口齿不清的说:“放好了水叫我。”

她见了他醉成这个样子,真怕他会把他自己淹死在浴缸里,连忙说:“放水太慢了,洗淋浴吧。”

他很听话的起来了:“好。”踉踉跄跄就向浴室去了,水声响起来,她却呆在了那里,不知该怎么办才好。怔了好一阵子才蹲下来,打开了抽屉找那只紫绒面的盒子。

她原本放在那里的盒子却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却是一只熟悉的白色盒子放在那里,她的呼吸急促起来,她认得这只盒子。她的手在发颤,她终于还是打开来,果然!

那个被她打破了的八音盒静静的躺在里头,一堆的碎水晶,早该扔了的,怎么会在这里?

她头晕目眩,她像被子施了魔法一样定定的蹲在那里,却听到“圣歆!”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