裂锦——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匪我思存 > 裂锦 >
更多

第十一章 3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他在浴室里叫她:“把我的浴袍拿过来。”

她慌乱的应了一声,放下盒子就帮他找到浴袍,拿到浴室门口去:“给你。”

他把门开了一条小缝,伸出一只湿淋淋的手来接衣服,她交到他手里,正要放手,他突然反手抓住了她的手,一下子将她扯了进去,她猝不防及,“啊”的一声扑在了他怀里,水“唰”的打到身上脸上来,浇了个透,他的吻却比水还要密,还要急。

“圣歆!”他的声音浓得发腻:“我要你陪我,不走开。”

“好,好,我不走开,我到外面等你。”她敷衍着,他喝醉了就这样,她应该算有经验了。这一次醉得厉害,连他们闹翻了都不记得了。

他却没有松手:“你骗我!”

她苦笑,只怕你酒醒了,会赶都来不及呢。她在心里叹着气,口里哄着他:“我不骗你,我在外头等你。”他关上水,穿好浴袍,醉态可掬:“我洗好了,我们一起出去吧。”

她只得跟他出来,他眯着眼打量她:“你怎么不换衣服?”

她从发梢到衣角都在往下滴着水,她是该换件衣服,不然这样湿嗒嗒的像什么话,怎么回酒店?

好在这里她没拿走的衣服不少,她过去开衣橱,他却从后头抱住了她,流连的在她颈中吻着,含糊的说:“穿那件黑色的,我喜欢看。”

她伸手去拿黑色的长裙,他不耐烦:“真是笨!你穿长裙睡觉?”

伸手就替她取了那件黑色的睡衣下来,他的口气突然温柔起来,恋恋的:“你记不记得,在纽约……你就是穿的这件睡衣……早上醒过来,背对着我生气,我越怄你,你就越气的厉害。你生气会脸红,左边脸上的小酒窝会不见了……”他笑起来,在她脸上又吻了一下:“就是你现在的样子。”

她不是在生气,只是呆呆的,所以脸上表情是僵的,他的话吓住了她,她都不记得自己在纽约是穿的什么衣服了,他怎么记得这么清楚?

他一眼发现了地上的那只盒子,突然的发起怒来:“你拿出来做什么?”

她吃力的吞下一口口水:“我在找东西……”

“找一个紫绒盒子是不是?”他咬牙切齿的问:“简子俊买给你的九连环,嗯?!”

他知道,也不意外,拍卖会上那么多人,都知道是简子俊买了那只九连环,他随便打听一下就会知道是简子俊买了送她了。可是他为什么要这样生气?

他喝醉了一向奇怪,今天醉成这样,大约什么奇怪的举止都会有,她还是早早的走为妙,她吃力的说:“易……志维……我得走了。把九连环给我吧,我真的有用。”

他跌跌撞撞的走到梳妆台那边去,从抽屉里拿出那只盒子打开,他抓起那只玲珑剔透的九连环,就死劲的往地下一摔,只听清脆的一声响,九连环就粉身碎骨了。他这才解了气似的,冷笑:“我就是不让你拿走!”

这算什么?她怔了一下,掉头就走,他从后头赶上来抓住她:“你去哪里?”

她冷冷的答:“易先生,你是真的喝醉了,还是得了健忘症?我们早在一个月前就一刀两断了,是你赶我走的。今天我不过是回来拿东西,你不肯让我拿走,我也没有办法,可是你有什么权力问我要去哪里?”

他呆了一下,慢慢的问:“我们……一刀两断?”

她昂着头:“你叫我永远不要再出现在你面前。我保证,以后我会尽量的避开你,不会有意的再出现在你的视线里!”

他脸上的表情是惊疑不定:“我叫你……永远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想起来了吗?”她一字一句的问:“忘了?忘了更好,像我这样的玩物,是不值得你记得的!”

他使劲的摇了一下头,喃喃自语:“我叫你走?我说你是玩物?”他显然是想起一点模糊的影子来,他忽然的、痉挛的抓紧她:“不!圣歆!你不要走!”

又来了!

她知道自己不能挣扎,他会抓得更紧的,所以她只是冷冷的看着他,没想到她的目光竟然让他瑟抖了一下,他痛苦的转开脸去:“圣歆!”

无可否认,他的表情影响到了她,她的语气不那么尖锐了:“放手吧,我该走了。”他顺从的放开手,她没想到这么容易脱身,他安然的说:“我知道,天天总是这个样子。”他的表情是欣慰的:“总是这个样子结束的——明天早上醒过来,我就忘了。”

她又怔住了,他却是如释重负的,安然的摇摇欲坠:“好了,我今天又见过你了,明天晚上,你准是又在这里等着我,今天还好,我没有醒——前几天晚上我总是叫着你的名字惊醒,那种滋味真是不好受,我真是怕,可是我不舍得不梦见你——明天见,晚安。”

他睡到床上去了,疑惑的看着她:“你还没有走?真奇怪,平常梦到这里,你会掉头就走,我怎么也寻不回来你,你今天是怎么了?”

她的眼泪夺眶而出!

他以为他在做梦,他竟然以为他是在做梦!

这是她这一辈子听过的最动听的甜言蜜语,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成串的落下来,他却问:“你哭了?”

她说不出话来,他走过来,细心的用手替她擦着眼泪:“别哭了,都是我不好,我知道,我活该——我把你赶走了。”他拍着她的背,哄着她,说:“我爱你。”

她的眼泪益发的涌出来,他低低的昵喃着:“都是我不好——可是我总得要面子……你那样对我……我还能怎么做?我和传东吵架,我竟然在心里妒忌他,我很害怕,圣歆!我真的怕,我不知道我还会做出什么事来,我居然妒忌传东!我只能赶你走……我爱你,圣歆,我有多爱你,只有我自己知道……”

她终于哭出声来,他本能的箍紧了她,离别是可怕的刀,会一寸一寸割裂人的肝肠,他再也不想放开她了!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