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政要夫人——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第一政要夫人 >
更多

第209章震惊的体检报告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程东阳再次将她紧紧的扣在怀里,她其实自己都被吓坏了,杀了人的感觉绝对不会好受,更何况那个人还跟她有关系。程东阳这个时候放开她,真的舍不得。可是现在,要保护好她,他必须得放手。

“那个人,死有余辜,不要胡思乱想。”程东阳吻了吻她的发,“晚上我让媛媛来看你。”

孟瑜冬紧紧的回抱住他,终于她还是失去了他。在要失去的一刻,她发现自己是那么那么的舍不得。她知道,这辈子再不会有一个男人这么对自己,而自己也不可能像爱他一样去爱别人。

“东阳,你一定要幸福,一定要。”她好用力的说,她怕,怕他不幸福,怕他不开心。

程东阳捧着她的脸:“我一定会过的比你好,所以你最好给我乖乖的。我得走了,下次他们再问话,要学聪明一点,不要什么话都说。”

孟瑜冬用力的点头,忍住了要涌出来的泪水。

程东阳看她这要哭不哭的样子,哪里还忍心走,恨不得马上就带她走。

“我妹妹,小冬,她怎么样?”孟瑜冬问道。

“她现在在医院,放心,她好的很,你把自己搞定了就好了。”程东阳再将她抱回来,怎么办,他还是不想放手。他也不放心放手,这丫头这都样了,他要怎么放手。

孟瑜冬也不想放开他,可是此时的她,还有资格在他身边吗?她没有,她已经走不到他身边了,之前种种快乐甜蜜都只是一场梦。

程东阳是真的得走了,他还有事情要处理。可是他看着孟瑜冬眼角隐隐的还有恐惧和无助,他又狠不下心。他抱她回一旁的休息床上,让她躺好:“你现在很累,先睡一觉,睡一觉就什么都好了。”

孟瑜冬这个时候哪里能睡,不过她乖乖的躺好,留恋的看着他一眼,才缓缓的闭上眼。

程东阳一直握着她的手,看着她苍白的小脸。他亲了亲她的额头:“睡吧,等你睡着了,我再走。”

孟瑜冬心里发酸,明明已经分手了,为什么他还对自己这么好,这么温柔。她的手在他的手里,他的手很大很温暖,她和他扣的紧紧的,嘴里不由的问:“东阳,你还恨我吗?”

“恨你什么?”程东阳贪婪的凝视她,不时的抚抚她的发。

“我背叛了你,偷了你的机密资料,把你害惨了。”孟瑜冬又小小的睁开眼,迎上他深情的眼眸,她鼻头更酸,莫名的又想哭了。

“是恨你来着,不过现在看你这么可怜,恨你一点成就感都没有。”程东阳手覆上她的眼睛,“快睡,不许再睁开眼。”

孟瑜冬难得了露出笑容,东阳总算不恨她了。她知道自己犯了错,可是一想到东阳会恨她,她还是好难过。

程东阳也露出难得的笑容,他轻轻的弹了弹她的额头。“再说了,我们都分手了,你还在乎我恨不恨你吗?”

她当然在乎,最后她还是没说,她的手悄悄的偎过来,小脸靠着他的手背:“东阳,我睡不着,你给我唱首歌好不好?”

“什么?”唱歌?程东阳从来不唱歌,可是看到她小小的脸,他不自觉的柔声说,“你想听什么歌?”

“只要是你唱的。”冬冬小小的说,很快就要分开,在今后没有他的时光里,他能留给她一想念想。

程东阳清了清嗓子,唱起了《雪绒花》,程东阳其实很会唱歌,他的声音低沉,微微的有几分沙哑,缓缓而柔情的唱着英文歌词。

“Edelweiss,Edelweiss。

Everymorningyougreetme。

Smallandwhite,cleanandbright

Youlookhappytomeetme

Blossomofsnowmayyoubloomandgrow

Bloomandgrowforever

Edelweiss,Edelweiss

Blessmyhomelandforever

smallandwhite,cleanandbright

youlookhappytomeetme

blossomofsnowmayyoubloomandgrow

bloomandgrowforever

edelweiss,edelweiss

blessmyhomelandforever。”

孟瑜冬今天是真的累了一天,他的声音就像一缕清风环绕着她,很舒服很安宁,不一会儿她真的沉沉的睡下了。

程东阳这才轻轻的抽回了手,小声的拉门出去,一出去便看到谭宇。

谭宇站在门口好一会儿了,他本来对程东阳真的是好感消失殆尽,一个利用职权不折手段救自己女人的男人,在他看来并不是一个称职的父母官。

可是刚才,他站在外面,听着程东阳那么深情低沉的唱歌。他意外极了,他发现自己看低了程东阳。一个男人对自己的女人这样的柔情,无法不让人动容。

那么接下来的报告,他不确定,程东阳会不会受得了。

“谭队长,有什么事情吗?”程东阳关上门,压低声音问道。

谭宇说道:“程市长,孟瑜冬的体检报告已经出来,您要不要看看。”

程东阳微皱眉,他拿过了体检报告,打开一看,他变了脸色。上面写着,孟瑜冬在之前遭到了性侵犯。他死死的盯着那几个字,不相信是自己看到的。

冬冬遭到了性侵犯,她自己不是说没有吗?而且刚才,他一点没有看出来。

“你确定这份报告的真实性?”他拿着文件的手都在哆嗦,他看过了那份DNA的检验报告,上面是正规医院出具的。如果项培杰真的是冬冬的父亲,那么她又被他强暴了。程东阳觉得自己有些受不住了,他甚至不知道要怎么继续下去。

“检查出来的报告就在我手上,我想应该是真的。”谭宇说道,“有了这份报告,再加上法医检验出,项培杰体内藏了很多毒品,他之所以会死,除了外部受了撞击之外,还是因为他体内的毒品包破裂,他真正的死因是中毒。孟瑜冬最多是自卫伤人,加上她又受到这样的伤害,我们已经决定不起诉她。”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