莉莉——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笛安 > 莉莉 >
更多

第三章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猎人当然是要去镇上的酒馆喝两杯的。酒馆里的人们都热情地跟猎人打招呼。莉莉认得他们,婴儿时代的莉莉熟知他们中的每一个的膝盖的气味。他们的手掌温热而遍布老茧,那是辛勤的印记。他们抚摸着莉莉的脑袋:“我们的小姑娘已经这么漂亮了。”猎人微笑:“当然。”“真是不容易。”村里的木匠因为赶集碰巧也在镇上,“莉莉,你知不知道我一共给你做过多少个澡盆啊?”他是个和善的老人家,稍微喝一点酒脸就发红。“澡盆有什么用?”酒馆美丽的老板娘端出一杯猎人常喝的酒,热辣辣地看着猎人的眼睛,“莉莉已经长大了,我看你到哪儿去给她找头公狮子来才是正经。”“你还是先操心你自己吧,”猎人熟练地接招,“到哪里给你自己找个男人来才是正经。”“哈!”她把酒杯重重地往面前的桌子上一顿:“嫁给你,你要不要?”“我?”猎人笑了,“我倒是想要,可是你得问问我们莉莉愿不愿意你来当后妈。”“噢———我不知道这儿还有一尊神仙忘了拜。”女人弯下了身子,调侃地摆弄着莉莉的尾巴。她身上那股浓郁的香气是莉莉不喜欢的。莉莉烦躁地甩甩尾巴,一头顶在女人高耸的、软绵绵的胸脯上,冲着她龇牙咧嘴。这下酒馆里所有的人都哄堂大笑,“要死啰。”女人轻轻拍了一下猎人的肩膀,然后也跟着所有的人一起笑了。巴特在这一片哄笑声中如鱼得水地吐着他粉红的舌头,一副激动的样子。

在莉莉的记忆中,那天晚上猎人其实是很高兴的。也许是因为那些酒,也许是因为酒馆里那个美丽女人的调笑,也许是因为镇上的人间烟火慰藉了长年累月荒原的寂寞,也许是因为他终于又从那人间烟火中回到他寂静的家园里。总之,那天晚上,猎人突然蹲下身子,慢慢地看着莉莉的脸。他看上去真的很高兴,他伸出手,一点一点,无限珍惜地抚摸着莉莉。于是莉莉也懂事地用她的小脑袋蹭猎人的手心。炉火映红了猎人的脸,他的眼睛里漾起来一种迷蒙的东西。莉莉在他的眼睛里看见了两个自己,他忧伤地说:“莉莉,四年了。”

第二天早上他们一如既往地出门打猎。不过去的是山里。这让巴特很高兴。巴特喜欢进山里,因为他的灵敏的鼻子在山里派得上大用场,往往是因为他,才寻得着猎物的踪迹。可是莉莉就很泄气,因为莉莉喜欢原野上一马平川的视野,在山里的时候猎人多半是用不着她的。天气已经变凉了,寂静的山中听得见松果劈啪坠地的声音。那些小松鼠们远远地看见他们来了,一个个像是舞蹈一样轻盈地藏匿于树枝间。猎人用猎枪指着桦树下面一堆巨大的粪便,微笑说:“巴特,看,熊来过了。”巴特兴奋地轻吠一声表示赞同。

莉莉懒洋洋地跟在他们后边,提不起一点兴致。山里的空气很好,可是不知为什么总是有种凛冽的阴谋在蠢蠢欲动。潮湿的泥土上留下莉莉花蕾一样的脚印,莉莉有些落寞地耸了耸自己的耳朵。然后她听见了水的声音。

那是一个峡谷。不算大,但是很深的峡谷。瀑布从遥远的、看不见尽头的地方汹涌而来,欢腾地在峡谷中粉身碎骨。火红的枫叶落满了水流不到的地方,宁静地腐烂着。莉莉的耳边充斥着水的声音,水在欢呼,在惊叫,在碎裂———那是莉莉在原野上没有见过的东西。每一次,当莉莉轻松地跳起来扑向一只猎物的时候,它们濒死的脸上从来都是呈现一种漠然的安静,不会像这些水一样,这么陶醉,这么不在乎。莉莉警觉地回过头,她已看不见猎人和巴特的影子。

起初莉莉并不着急。她笃定地相信不一会就能听见猎人焦灼地唤她的声音。她甚至颇为自得地享受了一会儿这来之不易的自由。但是没过多久,莉莉就开始不安了,又过了一会儿,她开始害怕了。山林总是不动声色的,天空也是不动声色的,峡谷还是不动声色的,在这巨大的不动声色中莉莉感觉不出一丝一毫猎人和巴特的气息。她的耳朵像是蝴蝶翅膀那样扇个不停,爪子一下一下地刨着柔软的逆来顺受的泥土。瀑布的声音越来越响了,恍惚中莉莉觉得自己在这喧嚣声中辨认出了巴特“汪汪”的嗓音。莉莉用尽全身力气叫了一声:“巴———特———,是你吗?我在这儿,你在哪儿啊———”

莉莉不知道自己这一声喊叫让整个山谷里的野兔和松鼠都瑟瑟发抖地缩成了一团。它们不知道这只美丽的母狮子其实没有一丁点杀意,她只是在寻找她的亲人。山谷里依然静谧。没有回音,只是阳光,阳光像叹气一样地偏西了。猎人没来,巴特也没来,但是莉莉看见了他缓慢地从峡谷的那一端绕了过来,静静地靠近她。美丽的鬃毛在风里不羁地抖动。我决定管这个闯入莉莉的故事的新角色叫阿朗。其实他是没有名字的,不过就叫他阿朗吧。因为他出现在莉莉眼前的那一刻,天空无限清爽,阳光就像他的鬃毛那样不可一世地放纵着。

阿朗静静地说:“莉莉,我注意你很久了。”

“你是谁?”莉莉有些迷糊。

“我是你的同类。”

“你是说———”莉莉迟疑地靠近他,身体蹭到了他的脖子,“你也是一只狮子对不对?”

“这句话应该我来问你,莉莉。”阿朗笑了,“你真的还记得你自己也是一只狮子吗?”

“你是从哪儿来的呀?”莉莉有些不高兴地跳开了,充满敌意地望着面前的阿朗。

“莉莉。”阿朗认真地说,“你很漂亮。”

“我知道。”莉莉骄傲地仰着头。

“那你知不知道,你应该跟我走?”

“那可不行。”莉莉调皮地眨眨眼睛,“我得回家,猎人跟巴特现在一定在到处找我了。”

“你是一只狮子,莉莉。”阿朗坚定地说,“狮子是没有家的。”

“我有。”莉莉倔强地反驳。

“你总有一天会没有。跟一只猎狗一起给一个人来打猎,真荒唐,那不是你该做的事情。”阿朗神秘地微笑了,“想不想知道,你该做什么?”

莉莉困惑地看着他,这个时候阿朗突然转过身,后退了几步,眼睛里有种灼热的东西开始燃烧。然后他弓起身子像旋风一样地奔跑,再然后,对着深邃的峡谷,纵身一跃,像是要寻死一样不管不顾。当然是没有死,他轻盈地、没有声音地落在峡谷另一边的满地红叶上。莉莉出神地看着他奔跑,起跳,飞翔,看着他在几秒钟之内变成了一个神明。那里面有种似曾相识的东西,莉莉明白了,她看见了自己。在原野上追逐猎物的时候,当你的杀气在体内积满,就要溢出来的那一个瞬间,你就会像现在这样,轻盈地、义无反顾地纵身一跃。

“看到了吗?莉莉?”阿朗又跳了回来,他眼睛里散发着火焰熄灭后余烬的温度,“你要不要试试?”

莉莉犹豫地摇了摇头:“太深了,也太宽了,我不行。我跳不了那么远。”

阿朗嘲讽地笑了:“你居然还敢说你是一只狮子。你一定没有听说过关于这个峡谷的传说。”

莉莉迟疑地说:“没有,事实上,我今天是第一次来。”

“住在这个原野上的每一只狮子都要跳一次这个峡谷。每一只,一辈子,总是要从这儿跳一次。不是每只狮子都能像我一样轻松地跳过去,有的狮子就死在这儿,这个峡谷底下的瀑布里。可是就算是这样,我们还是必须冒一次险,至少跳上一次。这是我们身为狮子,必须要做的事情。”

“为什么?”莉莉问。

“问为什么是人的习惯,莉莉。”阿朗说,“你不应该有这种习惯,因为那会冒犯神灵。”阿朗突然间靠近她,非常近,莉莉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地打量过一只公狮子的脸。她像前一天晚上在猎人眼睛里那样看见了两个小小的自己。阿朗温柔地看着她,说:“我们一定还会再见面的,莉莉,我在你的眼睛里看见了渴望。”

他的呼吸吹到了莉莉的脸上,让莉莉莫名其妙地有些慌乱。这个时候他潇洒地甩了甩鬃毛,说:“你不认识路,我带你走出山去。”

莉莉的爪子轻轻地碰了一下他绚烂的鬃毛,悄悄地想:“多美啊。可是为什么我就没有呢?”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