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农女种田记——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穿越农女种田记 >
更多

第18章 闲话...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18、闲话...

杏花嫂子早就帮李梅把地上的木盆等东西捡起来,还好东西只是滚在地上,并没有损坏。

见围观的人都已散去,李大娘他们才过来问话。

“小梅,你没事吧?你那个婆婆真不是个东西,还这么财迷,哪有管儿媳要聘礼的。”李大娘心中很是气愤。

杏花嫂子说:“婆婆,那人已经不是小梅的婆婆,和小梅没有任何关系了,小梅,这到底怎么回事,你说的都是真的,你婆家还真不让你吃饭啊?”

她一脸同情的看着李梅。同样做媳妇,杏花嫂子就幸福多了,公婆是讲理的人,对家里的三个媳妇都不错,还公正,他们家很少吵架。

李梅看着他们关心怜悯的眼神,点了点头,却没再解释什么。刚才她已经说的够清楚了,过去的就过去了,她可不想别人整天用同情的眼光看她,希望此事能很快平息下去。

“小梅,你这傻孩子,在婆家受了欺负怎么不回娘家来,就算你爹管不了,还有大娘一家呢,咱们李家村的人凭什么让他们欺负?”

在李家村,李姓居多,扯起来都是远亲,沾亲带故,李大娘心眼实在,想帮李梅也说得过去。农村人打群架,到最后,经常演变成两个村的人对垒,一发不可收拾。

婆媳俩一人一句,把李梅给问得说不出别的话,只能连声说谢谢。

孟瑞山倒是啥都没问,俩人的鳏夫寡妇身份摆在那里,还要避嫌。其实,就算他不问,从李梅刚才说的话中,他就猜到事情的经过。他觉得林家人都不是好东西,李梅离开他们家是正确的,不然凭李梅那小身板,早晚还不给人折磨死。

肉摊大叔还安慰李梅:“闺女,回去好好过日子,大叔相信凭你的本事,日子肯定越过越好,你婆家那是没眼光,一群头发长见识短的女人,甭理他们,要是你过好了,他们只有羡慕你的份。”

“谢谢大叔!”李梅很感动,这个大叔原本只是因为买肉认识的,却处处当她是小辈一样关心她,维护她,还是好人多啊。

“客气啥,下次给大叔带点好吃的来,大叔就高兴了。”大叔爽朗地大笑着。

大叔对她的照顾,李梅都记在心里,想着下次来集市上时给大叔弄点稀罕东西吃。

李梅谢过大叔后,转身对孟瑞山微躬了一□子,说道:“孟大哥,谢谢你先借我银子,只是我手头没那些钱……你放心,我一定尽快把钱还上。”

“李家妹子,你不用着急,我不缺钱,等你手头宽裕了再说吧。”

孟瑞山既然出了钱,就不可能当场就和李梅要回。孟瑞山了解李梅家的情况,知道她根本不可能马上拿出钱来还他,没事,反正他不急。他一个大男人,看不惯林家欺人太甚的样子,逼着下堂的媳妇要彩礼,这不明摆着欺负人。这几年孟瑞山在外面混得不错,根本不缺钱花,这不过是他顺手而为。

“谢谢你!”李梅是打心底感谢孟瑞山,要不是他,说不定林家就会闹到家里去要银子,倒时候,要是把老爹气出个好歹来,可就得不偿失了。

李梅根本不怕欠债,她有的是办法赚钱,只不过是没逼到那份上而已。再怎么说她也不是原来的李梅,没有能力承担家里的责任。反正欠债还钱就行,至于人情债,找个机会慢慢还。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她只能苦中作乐享受现在的生活。

李大娘过来说:“小梅,你也不用这么客气,瑞山可是我看着长大的,他是个实在孩子,以后有什么事,你可以找我们帮忙。”

“谢谢大娘了!大娘,我先去买点东西,再晚怕一会散集了。”李梅赶紧转移话题。她只想大家替她说个公道话就行,可不想一直活在同情的眼光下。

李大娘这才放过李梅:“那行,你赶紧的,我和你杏花嫂子在附近转转,你买完就来集头找我们,咱一块儿回去。”

李梅不再多做推辞,那样就太见外了,她那装了东西的竹筐让孟瑞山给捎到车上,和几人说了一声,就去买东西了。李梅不愿让一车人等她,赶紧去附近买了糖、点心、白面等实用的东西,就回去集合。

回程的路上,李大娘他们像是约好似的,倒是没再提林家的事,这让李梅松了一口气,她和杏花嫂子聊了一些做吃食的事情,很快就到了家。

今天镇上是大集,赶集的人可不少。李家村去赶集的人不只有李梅和李大娘一家人,还有很多人都去了。这样就有人看到李梅和林家脱离关系那一幕,这事成了村里人议论纷纷的话题。不是所有人都是好心人,除了那些可怜李梅的,有些心眼歪歪的人看到李梅和孟瑞山的事,说起他们的闲话,八卦越聊越离谱,估计等他们到家,已经把他们聊成暗地里早已勾搭成奸的一对了。

“小梅这孩子,可怜啊,都是她娘死得早,她爹又老实,家里又没个能撑腰的人,为她说句话……”某个大娘觉得李梅命苦。

“嫁到这样的婆家,是挺可怜……哎,你们觉得,她和孟家那小子有没有关系,要不然,那个孟瑞山干嘛连眼都不眨一下就替她拿出五两银子?”某个碎嘴的婆娘说道。

“看样子孟瑞山在外面混了不少钱吧,一出手就是五两银子,这都够他再娶个婆娘了,莫不是真看了李梅?”另一个人带点羡慕地说。

碎嘴婆娘说:“不然咋的,他们俩要是啥事没有,他能替她出钱,当个冤大头?”

闲的没事的某媳妇问道:“那李梅在她婆家住,孟瑞山回来也没多长时间,他俩咋勾搭上了?”

碎嘴婆娘说:“嗨,这李梅刚嫁过去没几天,年纪轻轻当了寡妇,还能守着她相公的牌位过一辈子,肯定会有别的想法。说不定俩人因为啥事勾搭上的,听说,有人早就看到他们在一起了。”

几个人齐声问起:“哎呀,谁看见了?”

碎嘴婆娘说道:“说这话的,还不是别人,是李梅她大伯娘,你说,这能是假的?”

好心大娘说:“这也不一定,他们两家关系一直不好,再说了,李梅这孩子打小就是个安分孩子,她大伯娘那是个什么人,就是个挑事篓子,整天给她婆婆告状,见不得李梅家好,竟欺负她们家。”

另一个人分析道:“反正他俩肯定有事,要不然,孟瑞山肯定不会出那些银子。那钱又不是大风刮来的,他能白给李梅?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李梅家的境况,能还得起五两银子吗?”

这要是还不起,那就……

某媳妇说:“是啊,李梅家挺穷的,不然她就不会去集上摆摊了。其实,就算俩人真有啥,现在也没事了,他们一个再娶,一个再嫁,还正合适……”

“说不定哪天就成亲了……”

闲言碎语不能传,越传越离谱。照这些闲聊的女人的说法,说不定到了家,李梅就成了孟瑞山他媳妇。

李梅一回到村里,就遇到不少出门的人。她看到有人在远处对她指指点点的,也有人截住她问她集市上发生的事,李梅胡乱应付了几句,就赶紧回家了。她不怕人家说闲话,可真不想被人指指点点的,想想那些异样的眼光,李梅叹了一口气,唉……八卦闲人咋那么多呢。

李香和李成文被李梅拘在家里玩,他们还不知道有人说李梅的闲话,他俩还是小孩子,就算知道了,也只能生闲气,帮不了大姐太多。

看到李梅回来,俩孩子齐齐跑去接李梅手里的东西。

“大姐,东西卖的咋样,好卖不?”李香懂事了,最关心她姐能不能赚银子的问题。

“大姐,给我带好吃的回来没?”李成文才八岁,正是顽皮讨人嫌的时候,记吃不记打,看大姐回家,先问有没有好吃的。

“有,大姐都给你们买了。香儿,东西都卖光了,大姐今天赚了不少银钱,一会数数就知道了。”李梅把竹筐放下,回答了弟弟和妹妹的话。

她不想让妹妹知道集市上被人踢了摊子,就说东西都给卖掉了。其实,剩的那些萝卜糕给林家人给踢了,李梅不怎么心疼,那东西又不值钱,她怕妹妹知道了心里难受。

李香听大姐说东西都卖了,心里很高兴,脸上接着就露出喜滋滋的笑容。

“大姐最厉害,做的东西好吃,当然会卖掉了。”李成文觉得大姐变了,既能识字了,又会讲故事,还会赚钱做好吃的,他最高兴了。

“大姐,你还买白面了?”李香惊讶地问起。

“是啊,家里不是还有点肉,过午大姐给你们包饺子吃。”李梅没想到来到古代她连面粉都吃不上,今天赚了些银钱,她就买了几斤面,就给全家改善伙食增加营养了。

还钱的事不急,她再想别的办法,老是从嘴里省,银子还指不定哪天才能还上。

他们家自从李梅出嫁那天起,就没再吃过白面。就李成文生病的时候,李老爹狠了狠心买了点大米,给孩子煮粥喝。其实,北方主要吃面食,大米比面粉还贵一些,好米好面都是有钱人家吃的东西。他们这些穷老百姓,地里的收成少,等上缴了赋税田租,再拿粮食换点钱花,家里落不下多少粮食。留的那点小麦磨成面粉,也就平时给孩子打打牙祭,吃不了多久就没了,反正李梅家就这样。

“吃饺子?还是肉的?”

两小的听了都不住地咽口水。他们都好久没吃过面食了,更不用说肉馅饺子,能不馋吗?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