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中之珠——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艾米 > 云中之珠 >
更多

第33节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一行四人随便逛了几家商店,什么都没买,只在foodcourt(美食广场)吃了顿快餐,就折回市里去买“萝卜丁”的鞋。

  这次还是去Saks,不过这家的店名叫SaksFifthAvenue(“萨克斯第五大道”),比outletmall(奥特莱斯,厂家直销中心)里那家少了个“OffFifth”,但店面却大多了,有好几层楼,卖鞋的就占了一层,其中大部分是女鞋,各种款式,各种色彩,把宇文忠看晕了头。

  “萝卜丁”的鞋显然是鞋中翘楚,当然这只是从价格来说,而他除了价格,也看不出别的区别,所以他看鞋只看价格,其他的留给朱洁如操心。

  一路看下来,他的价值观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早上的“五十美元一件衣服太贵”,变成了“几百美元一双鞋实在是太便宜了”,因为在“萝卜丁”专柜里,几乎看不到五百美元以下的鞋,偶尔看到一双,就会有赶紧抓过来交钱走人的冲动,生怕一念之差,就被别人抢走了。

  最后,他在朱洁如的参谋下,从那一大排标着clearance(清仓大折价)的鞋架上选了一双由八百多折价到五百多再折价到三百多的“萝卜丁”高跟鞋。

  商店的售货员撺掇他开一个店里的卡,说还有10%折扣。

  但等他费尽周折填了表,又等售货员打了十多分钟电话后,人家遗憾地告诉他:他信用史太短,还不够格开卡。

  于是朱洁如美救英雄,用自己的名字开了个卡,帮他拿到10%折扣,又省了几十美元。

  买完鞋后,他把朱洁如一家送回住处,就兴冲冲往家赶,他今晚要打工,但他不想带着“萝卜丁”的鞋去餐馆,怕一不注意给弄丢了,还是放家里保险。如果不是因为周末邮局关门,他肯定当场就把鞋给云珠寄去了。

  回到家,他发现Grace还是他早上看到的那个样子,穿着睡衣和浴袍,抱着大黄猫,坐在沙发里看电视,见他回来就问:“你回来了?”

  “回来了。”

  “买到鞋了?”

  “买到了。”

  “让我看看。”

  他把那个装着鞋盒子的大纸袋递给她。

  她把鞋拿出来看了看,赞许说:“挺不错的,经典款式,价格也很合算。是你选的,还是你那同学选的?”

  “是我同学选的,但颜色是云珠定的,跟她朋友那双一样。”

  “在哪儿买的?”

  “mall里买的。你说对了,outletmall(厂家直销中心)里没有,是回到市里的mall(购物中心)里买的。”

  “吃饭了吗?”

  “在外面吃了快餐。”

  “那是午饭吧?现在已经是吃晚饭的时间了,我炒了几个菜,要吃点吗?”

  他在这里住了这段时间,已经摸出了她的规律,知道最讨好她的方式,就是贪婪地吃她做的饭菜,那比什么都让她高兴。作为回报,他总是抢着买米买面买菜,那样吃起来心里也安然一些。

  他雀跃地说:“好啊,好啊,你也吃点吧?”

  两人坐下吃饭。

  她问他今天的购物经历,他一一讲给她听,讲到sex(性,性活动)的插曲,她格格笑起来:“还好你没把她领到你车里去。”

  “领到车里去干嘛?”

  “去havesex(做爱)啊。”

  他想到那个情景,脸有点发烧:“哪能啊。”

  她擦擦笑出的眼泪,说:“Youmakemyday!”

  他愣了。

  她又笑起来:“哈哈哈哈,你没把这句话听岔吧?”

  他坦白说:“压根没听懂。”

  “这句话的意思是Youmakemyday——wonderful,你让我今天开心了。”

  “哦,是这个意思,又学了一句。”

  “还没完全学到手。这句话的含义是:本来我今天一天都不开心,但现在因为你说的某句话或者做的某件事,终于让我开心了。”

  “你今天一天都不开心啊?”

  “是啊。”

  “为什么不开心?”

  “因为今天是我的生日。”

  “生日是好事啊,为什么不开心呢?”

  “因为没有人祝我生日快乐。”

  “谁说没人祝你生日快乐?我这就祝你生日快乐!”

  “现在说已经晚了。”

  “但是我现在才知道啊,不知者不为罪嘛。”他说着站起身,“我去给你买生日蛋糕。”

  “到哪儿去买?”

  “商店里——没有吗?”

  “商店里有,但是——不好吃。”

  “那怎么办?”

  “我做了个生日蛋糕。”

  “真的?你还会做生日蛋糕?”

  “生日蛋糕有什么难做的?简单得很。”她站起来,走到正餐厅里,叫他,“到这里来,看我做的生日蛋糕!”

  他跟过去,看到长条形的大餐桌中央放着一个大蛋糕,还插着蜡烛,只是没点燃。

  他走跟前一看,白色的奶油层上,有粉红色的字:“Happybirthday,Grace(格蕾丝,生日快乐)!”蛋糕周边是一圈水果,红的黄的绿的紫的,花团锦簇,很漂亮。

  他大赞:“蛋糕做得太漂亮了!你要不说是你自己做的,我还以为是买的呢。”

  她怏怏地说:“有什么意思?自己过生日,自己做蛋糕,自己吃,吃多少天都吃不完,然后自己扔掉——”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今天过生日——”

  她噗嗤一笑:“你道个什么歉啊?我是在伤感那些知道我生日的人都没给我说声‘生日快乐’,你又不知道我的生日,有什么要道歉的?”

  “还是要道歉的,为什么我就不知道呢?为什么我不能先知先觉呢?为什么——”

  她拍他一掌:“卖嘴!”

  他没想到她会拍他,有点尴尬。

  她伤感地说:“其实这个世界上也没几个人知道我的生日,我husband(丈夫)知道,但他已经去了另一个世界。我妈知道,但她也去了另一个世界。我爸知道,但他给我打电话都得偷偷摸摸的。有几个同学知道,但人家忙得很,哪里顾得上我?还有几个——恨我的人知道,但他们才不会对我说生日快乐呢,他们巴不得我死掉——”

  “没这么——坏的人吧?”

  “没有吗?哼哼,是你没见过吧?”

  他想把她从坏情绪里拉出来:“说说你想怎么庆祝你的生日。”

  “怎么庆祝?像我小时候那样庆祝。”

  “你小时候是怎么庆祝的?”

  “说了也没用。”

  “怎么会没用呢?你告诉我你小时候是怎么庆祝的,我们待会就那样庆祝。”

  “好,我告诉你。我小的时候,生日可热闹呢,我是我们村里唯一一个村里人跟外面大城市里来的人生的孩子,所以很稀奇的。我过生日的时候,我们村的人都会聚在一起,点堆篝火,围着火堆跳舞唱歌——”

  他提议说:“待会我们也在门前点堆篝火——”

  她一笑:“呵呵,可以啊,但是请谁来唱歌跳舞呢?”

  “我们自己跳啊。”

  “你会跳舞?”

  “我不会跳,但我可以围着火堆蹦一蹦啊。”

  “你说真的?”

  “当然是真的。”

  “待会不跳的是小狗?”

  他本来是不敢跳的,但说到这个份上,也只好狗熊充英雄了:“不跳的是小狗。”

  “哇哈哈,那太好了,我们家有很多木柴,点个篝火不成问题。”

  他突然觉得两个人围着个火堆蹦跶很搞笑,便提议说:“我们把老杨他们也请来吧?”

  “不要。”

  “为什么?”

  “不想惊动太多的人。”

  “就我们俩?”

  “嫌少了?嫌少了我可以把邻居请几个来。”

  他有点不太敢跟美国人交往,主要是怕自己语言不过关闹笑话,急忙说:“不嫌少,不嫌少。”

  “但是你今晚不是要打工吗?”

  “我不打了,在家陪你过生日。”

  “算了吧,可别损失那几十块钱。”

  “几十块钱跟你的生日比算什么?”

  “但人家餐馆怎么忙得过来呢?”

  “这倒是个事实。”

  她建议说:“你还是去打工吧,等你晚上回来,我们再来点篝火跳舞,搞晚点没关系,反正明天是星期天,不用早起。”

  “可以等到我打完工吗?”

  “怎么不可以?太晚了在外面点篝火跳舞可能不大好,但我们可以在屋子里点上壁炉跳舞啊。蜡烛嘛,本来就应该晚上才点。蛋糕呢,现在刚吃了饭,也吃不下,还是等你打完工回来再吃吧。”

  “好,那我先去打工,你在家等我。”

  他说完这话,感觉有点不对味,怎么搞得像老公老婆似的?但他又不好意思纠正,怕越描越黑,只好讪讪地回到饭桌边,几口把饭吃完了,开车去打工。

  那一晚,他都沉浸在一种特别的情绪里,冲动地想,以后不管走到哪里,都要记得在每年的今天给她打个电话说声“生日快乐”。这在他不过是举手之劳,但在她却是一件大事,可以让她每年的这一天不再感到孤独。

  他由她的生日,想到家里几个人的生日,妈的生日,爹的生日,姐姐的生日,他都记得,就是不记得姐夫和小侄子的生日,立即感觉很内疚,决定尽快向姐姐打听了记住,到时候都要记得对他们说“生日快乐”。

  他又想到这些年来,爹妈的生日他也没怎么庆祝过,就是提前寄一点钱回去,真到了生日那一天,反而没什么表示,现在想来真是不妥,也许爹妈更希望他回家去一起吃顿饭呢?现在是越离越远了,跟爹妈吃顿饭是越来越难了。

  他还想到云珠的生日,是在夏天。今年她过生日的时候,他还不认识她,而现在她已经是他的女朋友了。也许明年这个时候,她就是他老婆了,至少是他的同居女友了,因为他已经把云珠入学的事搞好了,学校发了录取通知书,云珠正在办护照和签证。

  他不由得在心里设想了一下应该如何给以上各位过生日,如何让他们惊喜,让他们开心。

  打完工之后,他弯到沃尔玛去了一趟,想给Grace买点生日礼物。他知道她瞧不起沃尔玛,但现在别的店都关门了,只有到沃尔玛去碰运气。

  进门的时候,他还没想好要买什么,总不能把十美元一件的T恤买了送给她吧?但进门后没走太远,他就看见了那个电子相册,立即决定就买那个。她家挂着很多镜框,但都是油画之类的,只在她卧室挂着两张照片,但从来没看见她挂过她自己的照片。

  也许她不挂自己的照片是有原因的,比如不想被赵云那样的人看见。如果他送她一个电子相册,就比镜框方便,里面可以放很多很多照片,还便于摆放和收藏,平时可以摆在卧室里,出远门的时候可以带在身边,或者收到抽屉里去,那么即便遇到赵云这样的偷拍者,也不会被发现。

  他挑了个中意的电子相册,又挑了个花纸袋,还挑了一张生日贺卡,到前面去付了钱,掏出随身带的用来记小费的圆珠笔,在卡上写了几个字,然后把卡和电子相册都装在花纸袋里,开车回家。

  一进门,就看见Grace站在通道里,不开心地问:“你不是11点下班吗?怎么到现在才回来?”

  他扬扬手中的花纸袋:“给你买礼物去了。”

  她转怒为喜:“什么礼物啊?”

  “你打开看就知道了。”

  她接过花纸袋,先从里面掏出那张卡,边看边说:“你的字写得不错。”

  “哪里呀,站在沃尔玛写的,写得乱七八糟。”

  “站那里都写这么好,那如果坐下来写,更不得了啦!”

  “呵呵,别讽刺我了。”

  她从花纸袋里掏出电子相册,惊喜地说:“digitalphotoframe?我太喜欢了!”

  “喜欢就好,生怕你嫌沃尔玛档次太低呢。”

  “怎么会呢?把你今天打工挣的钱全花掉了吧?”

  “呵呵,差不多。”

  他正弯着腰在脱鞋,她突然勾住他的脖子,在他脸颊上亲了一下。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