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爱情:(三)年少无知

倘若一个人一生能爱的量是恒定的,那么随着分离、零落,随着无常的更逝,最后就算是找到了那个对的人,恐怕也很难有足够的心力去诉自己尽内心的汹涌。最后的那一句“我爱你”也略带苍白的颜色。含情脉脉的凝视,吞吞吐吐的呢喃,多多少少都混杂了惶惑的辍音。这一时刻,总有一天会降临在每一个青春慢慢变老的孤独灵魂,用来惩罚他们年少无知的情愫。
若干年后,心仪的人坐在身边,怅然的饮酒或是含烟,模模糊糊的被问起:你是不是还喜欢我?那时候的我们也只是嘴角上扬,笑着感叹:我已经很久没有喜欢谁了。爱的失信,恐怕只有隔着岁月的挣扎,才能体会青涩的爱情夹杂着那一丝淋漓的苦味。
我会有四季的变迁,就像是情绪的跌宕起伏,这与做一个人的悲喜,没有太犀利的区别,我可以静观,看那些看似喧闹的穿梭,我亦可以沉睡,醒来之后感叹物是人非。我希望我是自由的,广博的,可以洞察宇宙的深邃的时空,也可以俯察民间的衣食冷暖。我没有差错,一直活得像自己。

 

                                       —————————————————————渐渐的觉得写作,不再像是小四说的那样是场漫无目的的自杀,而是自我反省甚至是享受的过程,回忆过去,不代表回到过去,我是落小木,以前像小四,现在像自己。爱的领悟,随着岁月的凋零,慢慢变得越发深刻。

分页阅读:1 2 3 4 5 下一页
本页手机地址:http://m.siandian.com/aiqinggushi/12558.html